【韓國1949年以後的名人】朝鮮戰爭70週年 |鮮為人知的八個歷史細節和現實意義 |

死亡和失蹤總數:170,927人死亡,32,585人失蹤(南韓162,394人,美國36,574人,其他4,544人)
受傷總數: 566,434人[註 28]

死亡和失蹤總數:490,598-592,177(北韓316,000-417,579人,中國174,598人,蘇聯299人)
受傷總數: 686,500人

韓戰是朝鮮半島上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權韓民國政權之間戰爭,其中北韓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蘇聯社會主義陣營軍事支持,而南韓受聯合國軍(主要美國和英國)軍事支持。北緯38度線發生衝突及南部發生四三事件事態後,朝鮮人民軍於1950年6月25日跨越北緯38度線南下入侵南韓,戰爭開始[54][55][56],聯合國軍中國人民志願軍後參戰,於1953年7月27日板門店簽署《朝鮮停戰協定》,停戰時控制線建立南北韓非軍事區作為緩衝地帶。朝鮮半島南北雙方有外交衝突和軍事對峙,持續[註 32]。

韓戰影響中國地緣政治局勢,形成台海兩岸對峙格局。停戰逾25年、冷戰局勢開始緩和後,聯合國及大多數國家改變並同時承認北韓、南韓兩個政權,而介入雙方領土爭端。有鑑於此,聯合國於1991年同時接納南北雙方各自加入並成為聯合國會員國。韓戰死亡人數300萬,平民死亡比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或越南戰爭,摧毀了朝鮮半島所有主要城市,平壤直接炸為平地,雙方進行了數千起屠殺,南韓屠殺了數萬名疑似共產黨員,北韓酷刑及強行勞改虐待戰俘。

這場戰爭國家或地區有着名稱:北韓稱「祖國解放戰爭」(朝鮮語:조국해방전쟁/祖國解放戰爭)[57][58]:5210;南韓稱「六二五事變」(육이오 사변/六二五 事變)[59]、「六二五動亂」(육이오 동란/六二五 動亂)[60]或「韓國戰爭」(韓語:한국전쟁/韓國戰爭)[61];中國大陸和日本稱「朝鮮戰爭」(日語:戦爭)[62][63];台灣、香港、澳門和新加坡稱「韓戰」[64];而美國稱「朝鮮戰爭、韓戰」(Korean War),或者「朝鮮衝突」(Korean Conflict)[註 33]。

需要注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及學界語境中「抗美援朝戰爭」,是指1950年10月25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參戰後到《朝鮮停戰協定》生效期間歷史時期[65][66]。而1950年6月25日10月期間朝鮮人民軍南韓國軍之間戰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稱「北韓內戰」[67]。

此外,於韓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和越南戰爭兩大戰爭之間發生而重視,美國和英國「戰爭」(The Forgotten War)指代該戰爭[68][69]。威廉·埃夫裏爾·哈里曼稱韓戰「一場小戰爭」;哈里·杜魯門稱是一場「警察行動」[70]:引言第5頁。美國共和黨稱其「本世紀外交政策錯」[71]。

19世紀,日本國力變強,勢力進入朝鮮半島;1895年日本甲午戰爭擊敗清朝,其勢力逐出朝鮮半島,日本和俄羅斯開始爭奪朝鮮半島控制權。1896年俄羅斯帝國出兵入漢城,重創了朝鮮王朝派,次年親俄韓帝國成立,朝鮮改稱韓國;同年日俄兩國達成了羅拔諾甫-山縣協議,以北緯38度線平分朝鮮半島。1904年,日本俄羅斯帝國爆發日俄戰爭,並戰勝俄羅斯,從而徹底控制朝鮮半島,後來1910年日韓合併條約中併吞半島,韓帝國正式滅亡,並成為了日本殖民地。1930年代末,蘇聯出於「安全原因」,居住中國東北地區接壤沿海各省近15萬朝鮮族遷移到蘇聯內地[70]:11。1942年,「南韓臨時政府」投票罷免李承晚總統職務,選舉金九中國政治避難接替[70]:13。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美英三國開羅會議提出朝鮮地區獨立主張,羅斯福、丘吉爾和蔣介石發表公報:「軫念遭受奴役朝鮮人民,前述三大國(美國、英國和中國)決定時候給予朝鮮和獨立。」[70]:14後來美國和蘇聯德黑蘭會議上朝鮮半島「時候」應實現獨立[72]:第一章[73]。

1945年8月15日,杜魯門致電史太林,通報他批准盟軍司令麥克阿瑟有關日本武裝部隊投降細節「總命令第一號」,內容之一是以北緯38度線分界線,確定美蘇朝鮮半島之受降區域[74]:37。裕仁天皇廣播宣佈日本投降後提交蘇聯,16日得到蘇聯認可回覆,列入《命令第一號》,並於1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核准簽發。8月24日,滅了滿洲國蘇軍佔領朝鮮半島北部後北緯38度線停止進軍[73]。9月8日,美軍第7步兵師仁川登陸[70]:20,並成立駐韓美國陸軍司令部軍政廳進行統治。北緯38度線北面積佔朝鮮半島總面積57%,人口900萬,工業區;南部佔總面積43%,人口2,100萬,農業區[70]:20。美國一開始任用日本殖民時期行政人員,激起地人,後駐韓美軍開始起用美國人替代日本人[72]:第一章。北部地區金日成首成立朝鮮勞動黨(朝鮮共產黨和新民黨合併而成)[75]。1946年2月8日,蘇聯佔領局主持下,召開北方各道、市、郡人民委員會代表及各政黨組織代表大會,成立北朝鮮臨時人民委員會作為中央政權機關,金日成選為委員長[74]:49。

1946年2月,美軍佔領局成立「民主議院」作為臨時權力機構,李承晚議長[74]:49。為平息民眾託管和軍政府,美國軍政府於12月成立臨時議院[74]:54。

1947年10月,美國要求聯合國成立一個委員會,朝鮮地區全境舉行選舉[70]:26。11月14日,美國韓國問題提交聯合國,蘇聯中國代表權問題抵制聯合國情況下,聯合國大會通過112號決議,決定聯合國南韓臨時委員會(英語:UNTCOK)(後改稱聯合國韓國問題委員會)監督,美蘇管轄區同時舉行選舉,然後美蘇軍隊撤出朝鮮半島,當地人民自行管理自己國家[76][77]。蘇聯代表宣佈承認臨時委員會,並拒絕參加該議案表決[74]:55。

1948年4月,濟州3萬人南韓軍警殺害(濟州四·三事件)[78][79][80]。5月10日[70]:26,美軍佔領朝鮮半島南部聯合國委員會監督下選舉國會,左派組織抵制下,選舉投票率是95.5%[81]。李承晚獲選代表漢城國民議會議員,5月31日國民議會公推李承晚擔任議長,7月17日頒佈憲法,7月20日當選總統[70]:26。8月15日,韓民國政府宣佈成立[74]:55。9月9日,蘇聯宣佈成立金日成總理政府[70]:27。9月10日,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成立,蘇聯承認[74]:55。12月12日,聯合國大會通過195號決議,承認韓民國是「唯一依法選舉政府」[82][83]。蘇聯揚言打算年底前所有蘇軍撤離朝鮮半島北部,並建議美軍同時撤離南方;12月,參謀長聯席會議決定暫留1軍約7,500人,同時表明會無限期駐扎[70]:27。

1949年12月16日,史太林毛澤東會談記錄:「…毛澤東同志:現在,問題是保障和平。中國需要三到五年和平喘息時間,這段時間來恢復戰前濟水平和全國局勢。解決中國最問題,取決於和平前景。因此,中共中央委託我向您,史太林同志,瞭解世界和平情況會如何以及多大程度上能夠得以保障問題。」對此番言論,史太林原則上贊同了毛應該適合打仗意見,他主要是列舉了現在國際情勢,會議上記載回覆是,「史太林同志:這麼説,中國是和平而戰蘇聯致力於和平問題,雖然蘇聯來説,實現和平已有四年。至於説中國,目前並存在它直接威脅:日本沒有恢復起來,因此它沒有能力準備戰爭;美國雖然叫囂戰爭,但它打仗;歐洲戰爭嚇破了膽。實際上,誰會中國打仗,道金日成會打中國嗎?和平取決於我們努力。如果我們協力,和平能夠得到保障不僅是五十年問題了,可能是二十年,時間。」[74]:167-168

1948年2月,朝鮮北方正式宣告朝鮮人民軍建立,並平壤舉行第一次閲兵式[74]:54。而南方「韓民國國軍」(韓國軍),其美軍政時期南朝鮮國防警備隊(陸軍前身)和海岸警備隊(海軍前身)合併而成,共8個師。1950年春時,兵力9.8萬人。南韓國軍受舊日軍影響,核心領個來滿洲國軍以外,主要畢業於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大部分軍士日軍中兵,士兵日軍中服役以外,有原日治時期警察[84]:11。有少數官兵出身韓國光復軍或是中國國民革命軍(包括改組後中華民國國軍)。

1948年底,蘇佔領軍撤離。1949年6月30日,後一批美軍乘船撤離,只留下顧問團[70]:30。威廉·羅伯茨指揮軍事顧問團共有官兵472人[70]:34。南北方圍繞統一矛盾日益激化,小分隊襲擊方邊境,分界線附近發生小規模戰鬥。此外,南韓組建了虎林部隊到北朝地區搞刺殺爆破挑起戰爭等行。於李承晚聲稱要北上統一朝鮮半島,美國嚴格限制南韓援助種類。南韓國軍中配有500名駐韓美軍顧問團,武器裝備武器和輕型火炮,沒有飛機和坦克重型裝備。美國希望南韓國軍能夠抵禦北方攻擊,但限制其主動北攻擊裝備能力[85]。南韓軍事部隊建立於1946年,與此相比,自1946年起蘇聯幫助下組建、1948年2月成立朝鮮人民軍,有幾千名蘇聯培訓軍官、及蘇聯提供現代化武器裝備,每個師約配有15名蘇軍顧問。1949年6月,朝鮮人民軍步兵共有3個師和1個旅。1949年4月,蘇聯情報認為5月美軍撤離後,南韓準備6月北伐。史太林給予北韓軍事援助同時,建議北韓中國人民解放軍尋求兵員上支持[86]。北韓中共中央請求讓中國人民解放軍中中國大陸參加第二次國共內戰朝鮮族回國,得到中共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1949年7月1950年8月,解放軍中服役朝鮮族部隊近5萬人後返回朝鮮半島加入人民軍。[註 34]到戰爭前夕1950年春,朝鮮人民軍規模約13.5萬人,裝有蘇制T34坦克和重型火炮[89]:26。到6月戰爭爆發前,朝鮮人民軍總兵力擴充到10個師、1個坦克旅、1個摩托車團、1個炮兵團和1個高炮團,共17.5萬人[87][88]。人民軍核心力量蘇聯和中國大陸返回官兵,日本陸軍和滿洲國軍隊出身[84]:10。

1949年,於南韓派遣虎林部隊首先遣部隊多次搞爆破刺殺[90],金日成開始奔走於莫斯科和北京間要求聯合發動戰爭武力統一朝鮮半島。[91]。

金日成要求下,中國人民解放軍四野林彪部隊批准將朝鮮族2個師兵員包括其基本輕裝武器交給訪華南日。這些兵員是抗日戰爭以及國共內戰時期加入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軍隊朝鮮族;此前於解放軍攻擊金門失敗,林彪部隊準備南下作戰,這批朝鮮族兵員拒絕服南下命令,抗命抽調並編組。1949年應金日成要求,允赴準備幫助北韓進攻南韓中國朝鮮族回到北韓,後並改編入北韓指揮,人數三個師,是朝鮮人民軍主力。於這些兵員本身具有作戰經驗,編入朝鮮人民軍供金日成調遣,藉其戰鬥能力和經驗,成為金日成手中進攻主力籌碼。

1949年12月30日,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和美國總統杜魯門批准第48/2號文件,採用「遏制」政策對付蘇聯遠東擴張,確定削弱蘇聯遠東力量,要運用非軍事手段,促進經濟和政治發展,及推進國家地區聯盟[70]:31。

1950年1月以來,蘇聯和美國撤出朝鮮半島駐軍後,北韓蘇聯密切協商,並使史太林「北韓領導人局勢分析和準備軍事方式實現國家統一設想」[92][93]。1950年5月13日,朝鮮勞動黨委員長金日成秘密訪問北京,中國共產黨主席毛澤東通報過北緯38度線開戰意圖,蘇聯共產黨總書記史太林14日復電毛澤東,證實北韓作戰計劃,但此事要毛澤東。15日,毛澤東金日成説,我最初想法是,待台灣、西藏解放後,部隊調到北方,施以援助。既然你史太林商量好了,你可以打。[94][95][93]史太林隨後毛澤東電報,希望他調幾個師兵力到東北,佈防於安東-瀋陽一線。毛澤東要求蘇方提供幾個師武器。史太林回覆稱,裝備問題可以幫助解決一些,但要求中國人民解放軍儘佈置兵力。師哲稱戰爭爆發時,毛澤東並得到消息[93]。何清漣部分學者美國和俄羅斯20世紀90年代解密韓戰資料進行解讀中認為,金日成1950年1月赴莫斯科,其戰爭計劃獲得史太林批准,然後於1950年5月赴北京,一個多月後金日成計劃1950年6月25日發動了戰爭。但這些解讀並證明北韓告知了北京進攻日期和詳細進攻計劃。[96][97]

1950年5月,南韓進行一輪選。李承晚政黨保住210個席位中22席。1950年6月7日,朝鮮勞動黨委員長金日成朝鮮半島南北人民發出呼籲,要求8月5日8月8日朝鮮半島舉行大選基礎上實現和平統一,並且號召為此目的於6月15日6月17日海州市召開協商會議。6月11日,北方三名代表過北緯38度線,打算向南韓各政黨領導人遞交和平統一國家呼籲書,南韓政府逮捕。隨後三名代表拒絕發表變節聲明而處決[98]。6月15日,軍事顧問團警告美國國防部:南韓作戰部隊可用補給「勉強可以維持水平……南韓正受到降臨中國災難威脅。」[70]:356月23日,軍事顧問團團長威廉·羅伯茨退休[70]:46。

戰爭爆發前,朝鮮半島北方和南方軍事力量:兵力2:1,火炮2:1,機槍7:1,半自動步槍13:1,坦克6.5:1,飛機6:1,朝鮮人民軍方面佔據絕優勢[92]。

聯合國第一委員會討論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停戰建議答覆後,有24國認為它等同於要求「聯合國放棄聯合國憲章,間接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北韓沒有侵略,聯合國安理會大會決議防衞南韓是錯誤」。委員會1951年1月30日否決12個亞洲和阿拉伯國家提出「關於韓國停止敵行動、和平解決韓國問題及其他遠東問題召開7國會議」和「包括志願軍內所有外國軍隊退出朝鮮半島,公開選舉民族自決」提案和蘇聯修正案。

此時中國人民解放軍忙着結束國共內戰,毛澤東未有興趣開戰,但蘇聯了東北亞地緣利益是態度積極,1950年3月份金日成秘訪莫斯科達成協議後,5月13日,金日成來到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北京。當晚,毛澤東告知蘇聯打算援助北韓,他此突變十分,質疑金日成是否有此能力,雖然可能會打斷北京規劃,但鑒於史林本人去信全力支持,毛未有積極阻止軍事化風險[99][100]。6月18日,朝鮮人民軍命令:準備進攻南朝鮮[70]:44。

1950年6月25日,朝鮮人民軍反擊挑釁理由,過38度線入侵南韓[101],韓戰爆發[102]:6。四小時內,朝鮮人民軍t-34坦克和步兵突破南韓國軍防線,趨漢城[89]:27。多路步兵縱隊坦克掩護下,朝鮮人民軍2個師1個團2.8萬人鐵原─議政府攻漢城,南韓軍隊1個師6千人;另外2個師1個團沿西海岸平壤攻漢城,韓軍1個師滿員[70]:55。

金日成掩飾戰爭是朝鮮人民軍一方發動,廣播中聲稱是南韓侵略北韓:李承晚政府「美國操縱下」突然向北緯38度線以北地區全面武裝侵犯,朝鮮人民軍是反擊「盜賣國賊李承晚」挑釁[103][104][89]:26。約上午9時50分,駐漢城記者積·佔士合眾國際社發〈 新聞〉電報:「零散報告來自三十八度線指北朝鮮人星期日早晨沿全面邊界發動攻擊 當地時間九時三十分另有報告指漢城西北四十英里開城韓軍第一師總部陷落於上午九時 敵軍據報邊界以南三四公里甕津半島 坦克信使用漢城東北五十英里之春川 來自海上報告東海岸之江臨以南二十艘小船登陸此地公路切斷 完畢 注 應強調此零散且局勢 佔士」;電報經三藩市辦事處轉紐約,1時內改寫成新聞報道電返漢城,韓文報紙下午趕出特刊報道[70]:48-49。

反過來説,沒有想過全面武力衝突,韓民國國軍備戰忽視是,這導致南韓國軍戰爭初期遭受死傷損失,南韓方面裝備,當下北緯38度線軍隊二分之一進入戰備狀態(四個師中,每師只有1個團2個營進入戰備),缺乏爆發戰爭準備,多個要地被佔領,防守崩潰,戰線南移[105]:21。

1950年6月,美國陸軍總兵力59.1萬人,共10個作戰師,23.1萬人駐海外,其中10.85萬餘人駐遠東[70]:107。軍隊規模受制於國會施加財政限制,國會適應民眾施加政治限制而行,軍事力量侷限反過來決定外交活動侷限[70]:108。

戰爭爆發後,美國政府於1950年6月24日深夜收到美國駐韓大使館報告[89]。獲得消息時起,杜魯門明確表示,他擔心這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序幕[70]:53。東京,杜勒斯和美國國務院東北亞事務辦公室主任約翰·艾利森起草一份電報迪安·艾奇遜:「南朝鮮人有可能運用自己力量阻止並擊退進攻,如果這樣,是過了。但是,如果他們做到,那麼我們相信應該動用美國部隊。……坐視南朝鮮無端遭受武裝進攻蹂躪,會產生串災難,很可能導致世界大戰。」[70]:58[106][107]

美國發出通電聯合國安理會其他成員,正式通知他們美國要求召開會議:「美國駐大韓民國大使館通知國務院,北朝軍隊於(漢城時間)6月25日凌晨,若干地點入侵了大韓民國領土。報,北朝鮮控制下平壤電台廣播一項韓民國戰爭宣言,美國東部時間晚上9時生效。北朝鮮政權軍隊上述情況下發動攻擊,可視和平破壞,是一次侵略行為。本人奉本國政府要求,謹要求閣下舉行一次聯合國安理會會議。」[70]:54於6月25日,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通過第82號決議[108][109],斷定北朝鮮部隊韓民國施行武裝攻擊,構成和平破壞,要求停止敵行動,「促請北朝局即軍隊撤至北緯三十八度」(1950年1月到8月1日,蘇聯抗議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能加入聯合國而聯合一些國家抵制安理會,缺席並棄權[89]:30。本世紀俄國學者披露檔案,史太林計劃利用中國軍隊美軍拖遠東減輕蘇軍歐洲壓力,而有意缺席作否決[110])。6月25日晚,美國總統杜魯門授權朝鮮半島北緯38度以南地區出動美國海軍、空軍部隊攻擊朝鮮人民軍,沃爾頓·沃克將軍奉令率美軍第八集團軍阻擊[89]:31。

雖然杜魯門1950年1月5日宣佈美國會防衞台灣[111][112][113][114],艾奇遜1月12日演講台灣列入美國防衞圈內[115][116]。6月26日,艾奇遜建議增加美國駐菲律賓軍事力量;派遣一個「軍事使團」,直接軍援2,000萬美元,支持法國人印支半島作戰,美國無形中開始介入越南戰爭[70]:81。

6月2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聲明,宣佈美國出兵朝鮮半島和台灣[102]:6:

北韓攻擊無可懷疑地説,共產主義限於使用顛覆手段來征服獨立國家,現在要使用武裝侵犯戰爭。……這種情況下,共產黨部隊佔領台灣,將直接威脅太平洋地區安全,及該地區執行合法與職務美國部隊。因此,我命令第七艦隊阻止福爾摩沙任何攻擊。作為這一行動結果,我呼籲福爾摩沙中國政府停止所有大陸空中和海上行動。第七艦隊確保其得到執行。福爾摩沙未來地位確定等待太平洋安全恢復、與日本和平解決或聯合國審議。[117][118]:110-111

美國駐韓大使穆喬離開漢城,南韓第7師和第2師漢城以北反攻失敗,潰不成軍[70]:88。

美國決定派出海軍和空軍到朝鮮半島,進攻朝鮮人民軍[118]:110;同時杜魯門命令美第7艦隊開進台灣海峽[89]。

1950年6月27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第83號決議,「鑒悉聯合國南韓問題委員會報告書稱北朝當局既停止敵行動,且其軍隊撤至北緯三十八度,是極需採取軍事措施,恢復國際和平與安全,傳悉韓民國籲請聯合國採取步驟,保持和平與安全,建議聯合國會員國予大韓民國擊退武裝攻擊及恢復該區內國際和平與安全所需援助」[119]。

6月28日,美軍作戰飛機進入朝鮮半島投入戰鬥[89]:1。該日凌晨,未發佈公告情形下,漢江大橋即南韓陸軍工兵隊爆破下摧毀,5001000人遇害;上午,朝鮮人民軍攻入漢城,漢城國立大學附設醫院內共700900人遭到朝鮮人民軍虐殺。

6月29日,杜魯門授權部隊北緯38度以北地區進行海空打擊[89]:34。約翰·霍士特·杜勒斯華盛頓杜魯門滙報,稱要是他話,他會「麥克阿瑟召回國」[70]:82。道格拉斯·麥克阿瑟飛臨水原機場視察戰場[70]:98。美國聯合戰略研究委員會建議:應該授權麥克阿瑟使用海上和空中力量向南韓陸軍「提供盡可能全面支持」[70]:108。

6月30日,杜魯門總統命令美國陸軍參戰[102]:6。麥克阿瑟建議五角大樓,派遣1支大2,200人團戰鬥隊到朝鮮半島,希望「日本部隊中抽調多兩個師兵力,供早期反攻使用」[70]:110。

7月1日,美國派遣2個師去朝鮮半島[70]:116。上午11時,駐日本九州美軍第24步兵師第21步兵團第1營兩個組成史密夫特遣隊經空運抵達釜山附近機場[70]:120-123。這是戰時首支美軍地面部隊進入朝鮮半島[89]:6。

7月2日,美軍釜山登陸[102]:6。7月5日晨,史密夫特遣隊漢城以南爆發烏山戰役中阻擊朝鮮人民軍主力第4師南下坦克部隊。這是美軍地面部隊韓戰中首次作戰[89]:8。

7月7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關於組織統一司令部決議,時任美國駐遠東部隊總司令麥克阿瑟美國總統任命為「聯合國軍總司令」[102]:6。聯合國安理會蘇聯缺席下通過成立聯合國軍司令部[118]:111,安理會通過第84號決議,「建議………會員國此項部隊及其他援助置於美國主持聯合司令部指揮之下」,「請美國指派此項部隊司令」,「授權聯合司令部斟酌情形,於北朝鮮人民軍作戰時,聯合國旗幟各參戰國旗幟同時使用」[120][121]。

7月8日,任命麥克阿瑟聯合國軍總司令[118]:111。6天後,李承晚南韓國軍指揮權交給麥克阿瑟[89]:32。

此後幾個月,來自18個國家軍隊到達朝鮮半島援助南韓[89]:33。其中英國艾德禮於7月24日派遣一個旅英軍前往南韓,並於7月30日發表支持美國聲明[122]。當時美國有9個師朝鮮半島戰場,而歐洲只剩下6個師;英國邱吉爾英國國會上説,他「擔心西歐常規防禦力量岌岌可危。俄國有80個步兵師,西歐只有12個,俄國有25個到30個裝甲師,我方只有兩個。」[102]:101

朝鮮人民軍南下中,朝鮮半島南北雙方犯下戰爭罪行,北韓政治人員有系統地逮捕、處決南韓方公務員、軍警及主義者,而南韓國軍潰敗中大規模屠殺認為有通敵嫌疑左派分子,其中保導聯盟事件,其受害者信20萬人以上[123]。

蘇聯1950年6月27日發表公報,表示蘇聯會朝鮮半島美軍對抗[124]。6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總理周恩來發表聲明,譴責美軍第7艦隊開進台灣海峽,認為這是「中國領土武裝入侵……公然違反聯合國憲章」[125]。同日,毛澤東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八次會議上稱:「全國和全世界人民起來,進行充分準備,打敗美帝國主義任何挑釁。」[118]:111説:「杜魯門今年一月五日還聲明説美國不干涉台灣,現在他自己證明瞭那是,並且同時撕毀了美國關於不干涉中國內政一切國際協議。」[118]:1117月,毛澤東調幾個軍到東北,擺鴨綠江邊,加強東北邊防[118]:111。7月7日,中共中央決定中南軍區兵團調鴨綠江邊,改編東北邊防軍,保衞東北地區安全[102]:6。7月7日和7月10日,中央軍委毛澤東提議,周恩來主持召開兩次會議,研究保衞國防、組建東北邊防軍;7月13日,中央軍委作出《關於保衞東北防決定》,毛澤東當天批示:「,執行。」[118]:111

8月4日,毛澤東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北韓幫,幫助,用志願軍形式,時機要選擇,準備;同日毛澤東審閲代總參謀聶榮臻報告,報告稱準備派出部分高炮部隊進入北韓方面一側,確保鴨綠江大橋安全,毛澤東批示「」[118]:112。8月5日,毛澤東致電東北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高崗,要求東北邊防軍月內完成一切準備工作,準備9月上旬能作戰[118]:112-113。

9月25日,時任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代總參謀長聶榮臻通過印度駐華大使潘尼迦美國稱[126]:美軍過三八線中國決不會置之不理[127]:11。9月30日,周恩來全國政協舉行建國一週年慶祝大會上報告:「中國人民愛和平,但是保衞和平,害怕反抗侵略戰爭。中國人民決不能容忍外國侵略,不能聽任帝國主義者自己鄰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118]:11410月3日,周恩來潘尼迦談話:「美國軍隊企圖過三八線,擴大戰爭。美國軍隊果真如此做話,我們不能坐視不顧,我們要管。」[118]:115包括哈里·S·杜魯門內英美首腦情報機構相信中國會出兵[128],只有大英帝國參謀總長威廉·斯利姆元帥例外[129]。

韓戰初期,南韓國軍節節敗退,朝鮮人民軍不到1個半月時間,佔朝鮮半島90%以上地區和92%以上人口[102]:6。1950年67月間,南韓國軍接連失守漢城、大田、木浦、晉州。南韓國軍及聯合國軍退到釜山附近洛東江一帶[130]。北韓挾連勝之餘威,揚言「要8月15日解放週年紀念日完成祖國統一」,於8月初聯合國軍釜山環形防禦圈發起8月攻勢。朝鮮人民軍9月初美軍及南韓國軍驅至釜山一隅[58]:5210。但朝鮮人民軍此時作戰耗損,因此停止進攻。

解釜山之圍,麥克阿瑟計劃仁川登陸[131]。9月15日,美軍7萬餘人仁川港登陸[118]:113。美軍麥克阿瑟指揮下,仁川港大規模登陸,朝鮮人民軍大部切斷朝鮮半島南部,損失,南北夾擊[102]:6。兩棲部隊仁川進行攻擊,登陸[132]。9月17日,美軍登陸部隊強渡漢江,漢城郊區激戰[74]:228。此時朝鮮人民軍主力全集結在釜山前線,美軍側面兩棲攻擊全無招架之力,轉瞬潰敗,9月25日,聯合國軍重奪漢城[133]。朝鮮人民軍主力退路切斷,戰略退[118]:113。

9月27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總統杜魯門麥克阿瑟過北緯38度線建議,但是總統要求麥克阿瑟:只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蘇聯主要軍隊會參戰情況下才可進行[134]。10月1日,南韓第一批部隊於進入北韓作戰[135]。同日,麥克阿瑟向北韓發出「後通牒」,要朝鮮人民軍無條件「放下武器停止戰鬥」;聯合國軍南韓集結33萬兵力[118]:114-115。10月3日下午,美國國務院稱:周恩來講話缺乏法律和道義;10月4日,美國國務院稱:不要低估美國決心[127]:11。10月7日,聯合國大會通過376號決議案,呼籲朝鮮半島統一[136][137],授權聯合國軍過北緯38度線入侵北韓[138][139];10月9日,美軍第一騎兵師過北緯38度線,平壤推進[135]。10月19日,美韓聯軍進佔平壤,北韓政府遷往江界市[140]。

仁川登陸後,朝鮮半島局勢逆轉,朝鮮人民軍潰敗北退。北京警告美國,如果跨過北緯38度線,會出兵。10月1日,金日成致信毛澤東:

「敬愛毛澤東同志!我們要決心克服一切困難,讓敵人朝鮮殖民地化!我們要下決心不惜流盡後一滴血,爭取朝鮮人民獨立解放民主而鬥爭!我們正在集中全力編訓師團,集結南部十餘萬部隊於作戰上地區,動員全體人民,準備作戰。目前敵人我們,不予我們時間,如果繼續進攻三八線以北地區,則只靠我們自己力量,是克服此。因此我們請求您給予我們幫助,即敵人進攻三八線以北地區情況下,盼中國人民解放軍直接出動援助我軍作戰!」[74]:233-234

同日,史太林致羅申電:

「請轉告毛澤東或周恩來:我正在離莫斯科地方休假,朝鮮局勢甚瞭解。但是,從今天莫斯科我報告中,我得知朝鮮同志陷入了困境。莫斯科九月十六日提醒過朝鮮同志,美國人仁川登陸意義非同小可,其目的於切斷北朝鮮第一和第二集團軍北部後方聯繫。莫斯科提醒他們應迅速從南方撤出四個師,漢城以北和以東建立防線,然後將大部分南方部隊撤到北方,並以此保住三八線。但第一和第二集團軍司令部未能執行金日成關於部隊撤往北方命令,從而使美國人得以切斷部隊並他們包圍起來。漢城地區,朝鮮同志沒有任何可以進行抵抗部隊。可以認為,三八線道路是沒有設防。我考慮,目前形勢,如果你們可以朝鮮人提供援軍,哪怕五六個師也好,應三八線開進從而使朝鮮同志能你們部隊掩護下,三八線以北組織後備力量。中國部隊可以志願者身份出現,,中國指揮員統率。我沒有朝鮮同志談過這件事,而且打算談。但我並懷疑,他們得知此事後會。等候你們答覆。」[74]:233

10月2日,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討論朝鮮半島局勢和中國出兵問題;毛澤東認為出兵朝鮮半島是萬分;原擬派林彪率兵入,林彪託病推辭;毛澤東決定派彭德懷掛帥出戰;會議決定10月4日召開擴大中央政治局會議,正式討論志願軍入作戰問題[118]:117。雖然人認為國內百廢待興,參與大規模戰爭[141],但毛澤東支持介入,周恩來[142]。

10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出兵援朝[143][144]。同日,受毛澤東委託,鄧小平彭德懷北京飯店接到中南海毛澤東辦公室;毛澤東掛帥出兵重任交給彭德懷時,彭德懷説「我服中央決定」[118]:121。

10月8日,北韓政府要求,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毛澤東發出組織中國人民志願軍赴參戰命令,任命彭德懷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102]:6。同日,周恩來和林彪代表中共中央,秘密飛往蘇聯史太林商談;10月11日周恩來林彪聯名致電毛澤東,蘇聯可以完全滿足中國提出飛機、坦克、大炮,但是蘇聯空軍兩個月或兩個半月後才能出動[118]:123。毛澤東電令:東北邊防軍改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入[143]。中方資料稱,美軍首聯合國軍飛機侵入中國領空[145],掃射、轟炸了位於丹東文物市場、浪頭機場地[146][147]。美國空軍侵入領空,轟炸邊境城鎮[102]:6,加上美國第七艦隊開進台灣海峽,中共提出了自己口號「抗美援朝,保家衞國」[148]。
10月18日,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央會議,聽取周恩來和彭德懷彙報後,後敲定志願軍入作戰時間,當晚9時電令鄧華:「四個軍及三個炮師預定計劃進入朝北作戰,明十九晚安東和輯安線開始渡鴨綠江,嚴格保守秘密,渡河部隊每日黃昏開始翌晨四時即停止,五時以前完畢切實檢查。」[118]:126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第42軍從輯安(今集安市)渡鴨綠江進入朝鮮半島作戰。抗美援朝戰爭開始。戰爭初期,這一名稱讓聯合國軍誤以這過是一支小規模志願者隊伍[72]。後來聯合國軍弄清志願軍是建制部隊,只是使用完全番號後,默認「志願軍」這一名稱,戰爭限制朝鮮半島,避免戰爭升級。10月21日,毛澤東致彭德懷電:「美偽均未料到我志願軍會參戰,於分散東西兩路,放膽前進……此次是殲滅偽軍三幾個師爭取出國第一個勝仗,開始轉變朝鮮戰局機會」[118]:128。同日毛澤東致鄧華電:「現在是爭取戰機問題,是幾天之內完成戰役部署以便幾天後開始作戰問題,而不是有一個時期部署防禦然後談攻擊問題。」[118]:12810月23日,毛澤東電令鄧華第13兵團領導人迅速彭德懷會合,彭德懷領導下決定戰役計劃:「敵進甚急,捕捉戰機關。兩三天內敵即可能發覺是我軍而有所處置,此時如我無統一全軍動作處置,即喪失戰機。」[118]:129

美國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會出兵。10月15日杜魯門威克島會見麥克阿瑟,麥克阿瑟向杜魯門説他希望能聖誕節之前撤回第8集團軍,並其保證:「中國和蘇聯出兵幹預可能性,中國東北有30萬軍隊,只有五六萬人可以渡江作戰。如果中國人試圖推進到平壤,他們會遭到人類歷史上傷亡。」,但實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初期出兵達到了30萬[149]。

1950年10月19日晚,彭德懷司令,中國人民志願軍安東(今丹東)、河口(即寬甸縣長甸鎮河口)、輯安(今集安)多處地點秘密渡過界河鴨綠江。入後第一次戰役1950年10月25日打響。當天志願軍第40軍第118師北鎮聯合國軍發起突襲,了一個多時奪回温井。10月25日,志願軍1個團殲滅南朝鮮軍1個加強營大部(次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將該抗美援朝紀念日[150]);11月1日11月3日,志願軍圍殲美軍第1騎兵師第8騎兵團(英語:8th Cavalry Regiment)大部於雲山[118]:130[151]。

聯合國軍並料到中華人民共和國38度線後秘密出兵,沒有收到任何中國士兵跨過鴨綠江情報,打得措手不及,全面撤退清川江以南。11月4日,彭德懷致電毛澤東,提出休整部隊,結束第一次戰役,準備再戰;11月5日,毛澤東覆電,並提出組織第二次戰役指導思想[118]:131。11月5日,毛澤東致彭德懷、鄧華電:「江界、長津方面應確定宋兵團全力擔任,誘敵深入尋機各個殲敵方針。爾後該兵團即你處直接指揮,我們遙制。」[118]:13111月6日起,聯合國軍開始進攻試探;彭德懷要各部隊清川江邊節節後退,敵示弱,丟棄破舊槍械;11月25日,志願軍發起第二次戰役[118]:132。

撤退過程中,於李承晚政府軍方領貪瀆侵吞物資,40萬以上韓軍於缺乏給養寒冬中撤退,演變成一場死亡行軍,導致9萬軍人於沿路上飢寒而死[152]。

發生於1950年11月25日-12月24日。11月25日,西面戰線,志願軍第13兵團於清川江戰役攻擊並擊退南韓國軍,然後擊退美軍第2師。
[153]聯合國指揮部、美國第八集團軍土耳其旅掩護下撤退。11月27日,東面戰線,志願軍第9兵團長津湖戰役突襲美國陸軍第7師第31團級作戰隊(3,000士兵)和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12,000-15,000海軍陸戰隊員)並一度加以包圍;但美軍空軍和第10軍(英語:X Corps (United States))掩護下突圍循海路撤退,此戰美軍戰死、失蹤、受傷及凍傷15,000人並迫使其展開大規模撤退,但志願軍未能達成殲滅美軍目標,同時志願軍第9兵團20、27軍各師美軍優勢火力後繼之下遭到重創,死亡近五萬人,其中凍死凍傷減員9,000餘人(多數是因為缺乏禦寒裝備),20、27軍戰鬥力喪失,回國休整,沒有回朝鮮半島參戰。志願軍後續攻勢有影響[154]。麥克阿瑟命令東西兩線軍隊於12月3日開始向北緯38度線總退[118]:133-134。12月24日,全部興南港193艘軍艦裝載軍人、平民和大量武器裝備運達南部釜山。

11月30日,美軍第八集團軍志願軍第13兵團驅離朝鮮半島西北部,12月中旬,退回北緯38度線以南[155]。12月6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收復平壤[118]:134。12月26日,毛澤東致電彭德懷、樸一禹並告金日成、高崗電:「戰爭要做打算,要估計到今後許多困難情況。要懂得鬥爭,殲滅偽軍全部是其大部,殲滅美英軍四五萬人,朝鮮問題是不能解決,速勝觀點是。」[118]:134-135

12月23日,美軍第8集團軍司令沃爾頓·沃克上死於車禍[156],美國委派李奇威中接替任第8集團軍司令。

1950年12月31日,中朝軍隊全線進攻,突破聯合國軍防線,使其於1951年1月2日全線撤退;中朝軍隊1月4日進佔漢城,1月5日渡過漢江,1月8日佔領仁川[118]:137。1月2日,志願軍突入聯合國軍防禦1520公里,打亂聯合國軍部署,聯合國軍全線撤退。於志願軍人民軍進攻,聯合國軍於1月3日15時開始撤離漢城。1月4日,第39、第50軍及人民軍第1軍團各一部進佔漢城。1月7日,聯合國軍退至三七線南北之平澤、安城、堤川、、三陟一線,作戰過程中大批韓軍和少量美軍因撤退不及中朝軍隊殲滅,而聯合國軍重兵集團並未遭殲滅;彭德懷認為聯合國軍是有計劃地南撤,企圖誘敵深入,重演仁川登陸故伎,故命令志願軍停止追擊,戰役於1月8日結束。

1951年1月13日,聯合國提出停戰建議,但毛澤東認為志願軍有能力聯合國軍逐出朝鮮半島,他彭德懷指示中稱現停火「政治面上」,要求趁打鐵,統一朝鮮半島。但於軍需緊缺,志願軍推進[157]。

,戰爭爆發近4個月後,中國入局。1950年10月8日,毛澤東電令中國東北野戰軍改編中國人民志願軍秘密入參戰。10月25日,志願軍打響了後來取得全面勝利「第一次戰役」,因此25日中國官方定為「抗美援朝紀念日」。

聯合國大會1951年2月1日以44票贊成,7票,8票棄權,通過第一委員會草案,成為第498號決議[158],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介入北韓是侵略行為,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停止抗聯合國軍,退出朝鮮半島。

1951年2月2日,政務院總理兼外交部周恩來發表聲明,指責美國操縱聯合國,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合法代表參加,且超越安全理事會權限情形下,通過美國誣衊中華人民共和國提案。中華人民共和國認為該提案是「非法」,「誹謗」,「」,並呼籲美軍停止侵略行為,聲稱要抗美援朝戰爭進行。[159]

此後,雙方戰場陷入大規模交火狀態。

李奇威中接任美國第八集團軍司令後,着力提高士氣,增強情報工作,採用陣地戰步步營,發揮空軍炮兵裝備優勢,不以奪取領土目標,而消耗方有生力量主[149]。他於1951年1月25日發動上任後首次攻勢「霹靂行動」,志願軍撤退到漢江以北。1月25日起,聯合國軍乘志願軍和人民軍得到充分休整機,西向東全線進攻;中朝軍隊開始第四次戰役,積極防禦[118]:147。1月28日,毛澤東致彭德懷電:「第四次戰役後敵人可能和我們進行解決朝鮮問題和平談判,那時談判於中兩國。而敵人想於現時恢復仁川及漢城兩岸橋頭堡壘,封鎖漢江使漢城處於敵人威脅之下,即和我們停戰議和,使中朝兩國處於地位。而這是我們允許。」[118]:1472月,聯合國軍組織23萬人和大批飛機、坦克、火炮,志願軍全線進攻[102]:12。2月1日,法美聯軍雙子隧道戰役中戰勝了中國人民志願軍。2月11日晚,志願軍發起橫城反擊戰,牽制住砥平裏聯合國軍,計劃進攻橫城西北的南韓第八師,由此打開缺口,原州美軍防線進擊,志願軍取得勝利。志願軍利用橫城反擊戰迫使南韓第三、第五、第八師以及美軍第二師一部和空降一八七團開始後撤,程度上緩解志願軍整個戰場上面臨壓力。橫城反擊戰後,砥平裏聯合國軍,東線聯合國軍出現全線動搖跡象,並開始程度後退[160]。

2月13日,志願軍發起砥平裏戰鬥。温玉成將軍指揮志願軍第39、第40、第42軍五個師中八個團約6,000人,橫城以西砥里美軍第二步兵師23團(英語:23rd Infantry Regiment (United States))(弗里曼團)發動猛攻。弗里曼團有團屬坦克中隊、一個野炮營及法國步兵營[161],兵力4,500人,擁有防禦工事和裝備火力方面優勢,志願軍八個團遭受傷亡,是聯合國軍傷亡兩倍多,進攻失敗[162]。美方資料美法聯軍傷亡301人,42人失蹤,美軍稱砥平裏戰役「韓戰蓋茨堡戰役」「第二次仁川登陸」,美軍士氣鼓舞[163]。

1951年3月7日-4月4日,美軍進行撕裂者行動。3月7日,聯合國軍集中20多萬兵力,幾百架飛機支援,全線進攻中朝軍隊;中朝軍隊節節抗擊,3月13日主動撤離漢城,到3月底移到北緯38度線以北,4月21日第四次戰役結束[118]:150。3月14日晚上15日,南韓第1步兵師和美軍第3步兵師重佔漢城,標誌着1950年6月以來第4次,是後一次該易手。

於缺乏現代化空軍編制,志願軍戰場上沒有所謂前線後區別,整個戰線曝露於美軍襲之下,只能利用夜戰突擊,並夜間以大量民工搶修道路橋樑,隨炸隨修,修復後遭炸毀。環境逼得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2月20日搭機返回北京,排闥直入毛澤東住處,進言前線困難。毛澤東彭德懷提出:「朝鮮戰爭能速勝則速勝,不能速勝則緩勝,不要急於求成。」[164]

聯軍方面戰役結果統計是聯軍傷亡15,769人,中朝合計傷亡110,000-160,609人。[169][170]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戰役結果統計是聯軍傷亡8萬2千多人,為五次戰役中傷亡一次。志願軍傷亡是8萬5千多人,是後期撤退行動中,傷亡達1萬6千人[171],其中第180師損失,陣亡、負傷和失蹤總計7,644人,5000餘人被俘[172]。

杜魯門政府聯軍前方指揮官麥克阿瑟意見產生很多衝突。美國國務院起草杜魯門總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提出舉行談判建議聲明,開始同其他參戰國磋商,並於1951年3月20日通知聯合國軍司令麥克阿瑟;但是,麥克阿瑟3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發表聲明:「敵方現在痛苦地知道,聯合國軍如果決定放棄戰爭侷限於北韓境內努力,而擴大我們軍事行動到中國沿海地區和內地基地,這使中國遭受軍事上即崩潰危險。」[102]:101-102。杜魯門希望避免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蘇聯產生直接衝突,不想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173]。中國抗美援朝總會發言人發言藐視麥克阿瑟,杜魯門得知麥克阿瑟聲明,認為:「這是我作為總統和統帥而發佈命令公然違抗。」、「實際上,麥克阿瑟舉動於後通牒來威脅敵人,於説盟國全部優勢力量可以用來攻擊赤色中國……我們盟友中馬上發生了這樣影響。世界各地所發出的詢問函電沓來。」[102]:102麥克阿瑟軍事上勝利優先,朝鮮半島行動很多得到華府,有些違背華盛頓決策[174]。4月10日,杜魯門總統責成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布萊德雷麥克阿瑟發出照會:「我總統和統帥官名義,地免去閣下駐日聯合國軍司令官、聯合國軍司令官、美遠東軍司令官、遠東地區美陸軍司令官職務。請閣下指揮權移交李奇威軍。」[102]:1024月11日,這項命令是麥克阿瑟無線電廣播中全世界民眾一起知悉[175][176]。解職後麥克阿瑟全美受到英雄式歡迎[177][178],1951年4月19日,麥克阿瑟國會大廈發表題為《老兵不死》演講[179]。但是這股熱潮並持續到1952年麥克阿瑟參與共和黨總統初選。

1951年5月18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美國提出聯合國大會第500號決議,要求聯合國成員國中國大陸北韓實行禁運[180][181]。

經歷一年大規模衝突後,美國國務卿艾奇遜通過顧問、前美國駐蘇聯大使佐治·凱南以私人身份會見蘇聯駐聯合國代表馬立克[102]:103,於1951年5月31日6月5日兩次秘密會面,雙方表示希望停火[182][183][184]。1951年6月23日,蘇聯駐聯合國代表馬立克建議和平解決朝鮮問題,主張交戰雙方談判停火休戰,軍隊撤離北緯38度線[118]:160。6月23日,馬立克聯合國新聞部舉辦《和平代價》廣播節目裏發表演説,建議韓戰交戰雙方停火談判,雙方外國軍隊撤出朝鮮半島[102]:103:「目前鋭武裝衝問題,是能夠解決。……蘇聯人民認為,第一個步交戰雙方應該談判停火休戰,雙方軍隊撤離三八線。」

6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國同時發表聲明表示贊同,當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表示「我們中國人民完全贊同這個建議」,美國總統杜魯門田納西州參加航空工程研究中心落成典禮上發表演説表示美國「願意參加朝鮮半島和平解決談判」。

美國官方文件顯示,美國政府方面反應但迅速[185],確認馬立克是代表蘇聯官方立場,並得知參加聯合國軍各國大使一致同意談判後,28日,召開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JCS)和國務院聯席會議,會上,助理國務卿迪安·魯斯克建議李奇威通過廣播對方發出派代表參加和談邀請,空軍參謀長霍伊特·范登堡上表示反對外,這一提議得到JCS其他成員支持,第二次JCS-國務院會議批准廣播稿並發給李奇威,29日,修改後廣播稿總統批准後,發給李奇威。美國政府授權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威軍邀請中代表磋商停戰談判可能[102]:103。6月30日,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威奉美國政府命發表聲明,表示願意同人民軍和志願軍舉行停戰談判;還提出停泊元山港一艘丹麥傷兵船上會談[118]:160。6月30日8點整(東京時間),李奇威志願軍人民軍發表廣播聲明:「本人聯合國軍總司令資格,奉命貴軍談判下列事項:因為我得知貴方希望舉行停戰會議,停止朝鮮一切敵行為及武裝行動,並願停戰協議實施。我獲得貴方願意答覆後,將派出我方代表並提出會議日期,以便貴方代表會晤。我願提議此會議元山港一隻丹麥醫療船上舉行。」[102]:103

7月1日,朝鮮人民軍司令官金日成和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聯名覆電李奇威,聲明舉行停戰談判,並建議談判地點北緯38度線以南開城[118]:160。朝、中部隊五次戰役,敵軍鴨綠江逐回北緯38度線附近,迫使美國於1951年7月接受停戰談判[58]:5210。朝鮮人民軍總司令金日成和中國人民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於7月1日通過電台答覆道[186]:「你本年6月30日關於和平談判聲明收到了。我們授權你聲明:我們舉行關於停止軍事行動和建立和平談判而和你代表會晤。會晤地點,我們建議三八線上開城地區。若你,我們代表準備於1951年7月10日15日和你代表會晤。」[102]:103

美國政府授權李奇威,停戰談判期間,可以陸地、兩棲、空中、空降和海上作戰,支持談判[118]:160。毛澤東和周恩來準備談判,決定鄧華、解方彭德懷代表出席談判會議;同時決定派出外交部副部長李克農率領、包括喬冠華停戰談判工作組赴朝鮮半島[118]:160。7月2日,毛澤東致電彭德懷,朝中軍隊北緯38度線部署:一方面加強正面防禦陣地第一線兵力,防止敵軍大規模進攻;另一方面,加強側後方兵力,防止敵人朝鮮半島蜂腰部東西兩岸突然登陸[118]:160。7月5日,李克農率領停戰談判工作組從北京前赴朝鮮半島,行前李、喬冠華毛澤東談;7月7日,中停戰談判代表團到達開城[118]:161。毛澤東投入全部精力指導談判準備工作,起草中方面致李奇威多次覆函,審閲修改準備談判接洽新聞稿,草擬中方面關於停戰協定草案,並徵詢金日成、彭德懷和史太林;並準備談判會議場、雙方代表宿舍佈置、各種用具、設備和食品,中方代表團成員到達談判地點時間[118]:161。

7月8日,雙方提出正式代表名單:南韓和美國方面為首席代表、美國遠東海軍司令官特納·喬伊中(美),遠東空軍副司令官羅倫士·卡迪·克雷吉(英語:Laurence Cardee Craigie)空軍(美),第八集團軍副參謀長霍迪斯(亨利·霍治)(英語:Henry I. Hodes)陸軍(美),參謀長阿利·伯克海軍(美)和南韓國軍第一軍軍白善燁(南韓);中方面代表為首席代表、朝鮮人民軍第二集團軍長南日大(北韓),人民軍李相朝(北韓)、志願軍副司令員鄧華(中)、志願軍參謀長解方(中)和張平山(北韓)[102]:103-104。7月10日11時,開城,停戰談判正式開始[102]:104。會議開始後,雙方議題交換意見,中提出:一、以北緯38度線作為軍事分界線,此線南北各十公里以內建立非軍事區;二、協商戰俘遣返問題;三、短期內撤走朝鮮境內全部外國軍隊[102]:104。南韓和美國並沒有接受這一建議,要求將停火分界線放置朝中控制地區,並要求其軍隊撤至當時實際控制線以北金城、金化、市邊裏、伊川、洗浦裏、淮陽、通川一線,給予聯合國軍方面1.2萬餘平方千米土地作為「海空優勢補償」,遭朝中拒絕[187]。第一次談判破裂[186]。7月26日,雙方通過談判議程:一、通過議程;二、確定雙方軍事分界線,建立非軍事地區;三、朝鮮境內實現停火休戰安排;四、關於戰俘安排問題;五、雙方有關各國政府建議事項[118]:168。8月6日,彭德懷金日成聯名覆電李奇威:我們命令我方警衞部隊進入開城會址區;望李奇威接到答覆後即令其代表團來開城復會[166]:512。

獲得停戰談判條件,聯合國軍和南韓國軍於1951年8月18日-9月18日和9月29日-10月22日發動夏季攻勢和秋季攻勢,進攻北韓和中國人民志願軍方西線和東線防線。8月27日,彭德懷金日成聯名致函李奇威,嚴厲駁斥其8月25日抵賴美機轟炸我方開城代表團駐地覆文[166]:516。談判期間,美國後發動多次攻勢,朝中擊退[58]:5210。中軍隊轉入防禦,同時遭到洪水災害,很多防禦工事毀。兩個月激戰,聯合國軍佔領646平方千米土地,每個月推進2公里。10月25日,聯合國軍代表同朝中方面重開談判,地點改在位於開城東南8公里板門店[118]:171。10月30日11月下旬間,志願軍發起局部反擊戰,佔領280平方公里土地,並鞏固開城地區防禦。11月27日,雙方軍事分界線及非軍事區問題達成協議:「雙方現有實際接觸線軍事分界線,雙方各自由此線後退兩公里建立停戰期間非軍事地區。如軍事停戰協議本協議批准後30天之後簽字,應將來雙方實際接觸線變化修正上述軍事分界線非軍事區。」[186]12月11日,開始談判戰俘問題,朝中主張日內瓦公約規定遣返全部戰俘,美國稱「遣返原則」,拒絕全部遣返[118]:173。12月12日朝中方面代表提出全部遣返雙方戰俘方案,但聯合國軍方面3個星期不予答覆;1952年2月,中方面建議全部戰俘遣返後參加韓戰,以便讓他們回家過和平生活[102]:115。

1951年8月18日-9月18日夏季攻勢中,確保休戰後獲得陣地線,自8月18日起,南韓國軍第1軍丁字峯、美軍第10軍喋血嶺和昭陽江東岸地區同時開始攻擊,這是夏季攻勢前期作戰。進攻雅裏西南方983高地和773高地的南韓國軍第1軍第5師第36團(臨時配屬美軍第10軍第2師指揮),遇到朝鮮人民軍將領方虎山堅決抵抗。朝鮮人民軍與大韓民國國軍983、773高地反斜面上展開一場短兵相接血戰,幾天下來,整個山頂鮮血染了,看到這種悽慘戰況美軍記者,喊出「Bloody Ridge」(喋血嶺)這個名字。到8月27日,韓軍撤退,奪取各個山頂朝鮮人民軍佔領。聯合國軍改由美軍第2師第9團接替南韓國軍第36團攻擊喋血嶺,該團於8月31日和9月1日正面攻擊,沒有。朝鮮人民軍躲反斜面坑道內,美軍要前進到山頂陣地時,突然射擊,因此每次美軍遭到損失。9月5日喋血嶺美韓聯軍攻下,8月18日到9月5日攻擊喋血嶺3周時間內,聯合國軍所受損失是戰死326人、負傷2,032人、失蹤414人,共計2,772人。依美軍第二師估計,中國人民志願軍、北韓傷亡15,000人[188]。

1952年10月14日凌晨,聯合國軍第8集團軍司令範弗裏發動金化郡以北上甘嶺戰。美國上甘嶺地區發動空前「金化攻勢」;金化,位於北緯38度線中段,是漢城地區進攻平原鐵路樞紐,因而是攻勢中必爭地[118]:175。雙方陣地上進行拉鋸戰。多次反復爭奪結果,雙方死傷。前後歷時43天,3.7平方公里地區,發射炮彈超過230萬發,嶺上泥土炸翻出3米。中國人民志願軍軍隊傷亡增,不過倚靠有系統建設坑道工事阻止美軍攻擊。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統計,志願軍陣亡4,838人,傷6,691人[192]。聯合國軍方面統計,聯合國軍陣亡1,461人,傷4,700餘人[193][194](另一説是傷亡9,000餘人)[195]。

1953年2月22日,聯合國軍司令格洛克致信金日成彭德懷,建議雙方交換傷病戰俘[102]:211。此外,中研院近代研究所歷史研究中提及同年3月5日史太林去世因素,如提及朱平超寫《1950-1953年中中美朝鮮停戰談判》。持續兩年談判於變得起來[196]。3月22日,周恩來致毛澤東電:「蘇方提議中心思想,即是準備戰俘問題上求得協,掌握和平主動權。解決方案,是利用格洛克文件,金、彭出面答以日內瓦公約一〇九條,雙方先行交換病戰俘,其願回者暫交中立國,並恢復板門店談判解決具體問題。然後即中朝雙方當局發表聲明,主張戰俘分類辦法實行遣返,要求遣返者遣返,其餘交由指定中立國(如印度或其他國,視情況),保證其得到公正解決。蘇聯外長跟着發表贊助聲明,然後蘇聯聯合國代表即作活動。」[118]:1813月28日,金日成、彭德懷覆函格洛克,交換病傷戰俘,並建議恢復談判[118]:182。3月30日,周恩來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發表《關於朝鮮停戰談判問題聲明》,提出經朝中研究建議:「談判雙方應保證停戰後遣返其收容一切堅持遣返戰俘,而其餘戰俘轉交中立國,保證他們遣返問題公正解決。」[118]:182-1834月6日,中方面聯絡官朝鮮人民軍李相朝聯合國軍方面聯絡官美國約翰·C·丹尼爾海軍雙方遣返傷病戰俘問題舉行會談,4月7日雙方交換傷病戰俘估計人數,4月11日完全達成協議[102]:212[197]。

1953年4月中旬,毛澤東鄧華提出:「爭取停、準備拖。而軍隊方面應作拖打算,只管打,不管談,不要鬆勁,一切原計劃進行」[118]:183。4月23日,毛澤東鄧華關於舉行夏季戰役反擊幾點意見批語:「至於停戰得,或不要打以利談判,可於五月間時機再行決定。」[118]:1834月24日,李承晚轉告艾森豪威爾,如果達成允許志願軍繼續留在鴨綠江以南任何協議,他決定南韓軍隊退出聯合國軍,時繼續單方面作戰[118]:184。

4月26日,朝鮮停戰談判恢復,南日將軍提案遭到聯合國軍首席談判代表夏裏遜拒;5月7日朝中方面提出解決遣俘問題八項提案:一切堅持遣返戰俘,予以直接遣返,其餘直接遣返戰俘,全部交給印度、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瑞典五國組成之中立國遣返委員會接管[102]:215。

5月13日,中發動夏季進攻戰役,目的是「消滅敵人,配合談判,吸取經驗,改善陣地。」[102]:216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動20兵團第19兵團和第9兵團火炮掩護下西線、中線、東線、三路出擊,從正面突破聯合國軍地下坑道防禦工事,經激戰,個別支撐點內聯合國軍守突圍外,其餘志願軍消滅,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聲稱後斃傷俘聯合國軍4,133人,志願軍傷亡1,608人。志願軍提前發起夏季反擊作戰,迫使美國5月25日基本接受中方面提案,夏季反擊作戰第一階段結束[118]:184。5月27日起,志願軍發起夏季反擊作戰第二階段攻勢,打擊美軍主,改為打擊南韓國軍主[118]:184。志願軍第19兵團、第9兵團、第20兵團及朝鮮人民軍先後南韓軍團以下兵力防守51個支撐點進攻作戰65次,殲滅聯合國軍41,203人,志願軍傷亡19,354人。志願軍突破聯軍陣地正面達12公里,達6公里,為第三次進攻創造條件。6月中旬志願軍共斃、傷、俘敵軍4.5萬多名,突破敵陣地正面達12公里,達6公里[102]:216。

6月6日,艾森豪威爾致信李承晚,敦促他接受停戰協議,並提醒他武力統一隻是一個「夢想」[118]:184。6月8日,美方接受中方面關於戰俘遣返問題方案,朝鮮停戰談判後一項問題,終於達成協議,並公佈於世[102]:216。6月15日,停戰談判各項議程全部達成協議,雙方實際控制線劃分軍事分界線工作即完成[118]:184。志願軍和人民軍發佈命令:「從六月十六日起,各部隊停止主動向敵人攻擊,但敵人我發動任何進攻,應堅決地給以打擊。」[118]:1856月16日,李承晚覆函艾森豪威爾,拒絕接受停戰協議[118]:185。6月19日,南韓扣留2.7萬名朝鮮人民軍戰俘[102]:216。

6月21日,毛澤東致彭德懷電:「停戰簽字推遲,推遲何時,要看情況發展方能作決定。殲滅偽軍萬餘人,。」[118]:1857月13日27日展開第三次進攻,即金城戰役,這次進攻打擊南韓國軍主。志願軍和人民軍於7月13日發動金城戰役,幾天內殲敵5萬人[102]:216。志願軍金城以南地區,韓國軍防守陣地實施進攻戰役。此役志願軍第9、第19、第20兵團及人民軍南韓國軍作戰45次。7月13日展開進攻16日轉入防禦,3天時間戰線正面向前推進192.6公里。聯合國軍接下來時間裏出動8個師兵力反擊1000餘次。中方宣稱志願軍金城戰役中予韓軍漢城師殲滅性打擊,重創聯合國軍3個師,殲滅聯合國軍52783人,志願軍傷亡2.3萬人。

1953年5月朝中軍隊發動夏季攻勢後,雙方於7月27日板門店簽訂《朝鮮停戰協定》[58]:5210。7月19日,美方發表聲明,保證實施停戰,並向南韓施壓;隨後南韓政府發表聲明,接受停戰協議[118]:185。7月25日,毛澤東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1953年7月25日祝賀志願軍夏季反擊作戰勝利電報稿上加寫:「希望全軍指戰員防止,停戰協定簽字並生效後,應提高警惕,一面自己嚴格遵守協定,一面防止敵人可能作出破壞挑釁。」[118]:186

通過夏季戰役,向南擴展陣地240公里,戰線拉直。整個夏季進攻戰役,中方稱志願軍傷亡5.3萬餘人,志願軍斃傷俘聯合國軍12.3萬餘人[198]。聯合國軍稱在七月聯合國軍傷亡29,629人,志願軍傷亡72,112人[199]。

1950年韓戰初期,美國空軍動用遠東地區44個中隊657架飛機參戰。朝鮮人民軍有20架戰機,失去作戰能力[200]。當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和海軍初創,無法美軍抗衡,美軍完全控制制空權和制海權[102]:8。8月,史太林派遣蘇聯空軍138架飛機進駐瀋陽,如此可以迅速飛往北韓,出現失利可以飛回中國大陸境內躲避追擊[201]。

1950年11月1日,先期進駐瀋陽蘇聯空軍米格-15戰鬥機鴨綠江上空北韓境內美空軍首次交戰。蘇聯空軍殲擊航空兵獨立第64軍,轄23個殲擊航空兵師、1個獨立夜航殲擊機團、2個高炮師、3個探照燈團以及1個航空工程兵師、其它保障部隊和分隊。每個部隊達戰區後812個月換防一次。該軍人數26000人。有來總參、各軍兵種機關軍官此軍工作積累經驗。自1950年1953年,第64軍輪換了空軍和蘇聯國土防空軍12個殲擊機師(26個團)、2個獨立夜航殲擊機團、4個高炮師(10個團)、2個航空工程兵師、3個高射探照燈團和2個海軍航空兵殲擊機團,以及部分保障部隊。受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總顧問斯捷潘·阿基莫維奇·克拉索夫斯基空軍上指揮,1952年7月。第64軍承擔保衞鴨江和境線以南75公里以內戰略目標和交通線任務。這一階段,美軍參戰飛機(含作戰飛機及非作戰飛機如運輸機、聯絡機)達到14個大隊、1100餘架飛機,機數雖多,但大部分為螺旋槳式飛機,噴氣式戰鬥機有翼F-80,性能上不如蘇聯空軍米格-15。11月8日,美國空軍司令范登堡下令派遣F-84E和F-86A各一聯隊朝鮮半島參戰。第4戰鬥機聯隊F-86經海上運輸,大部分進駐日本,一中隊進駐漢城附近金浦機場,12月15日第一次執行任務[203]:246-248。雙方需要飛行距離,美軍F-86米格走廊停留時間20分鐘左右。12月,組建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進駐丹東,直到1951年1月首次參加空戰[204]。

1950年末1951年初,朝鮮半島西北部,鴨綠江以南清川江之間空域,蘇聯空軍米格機對聯軍飛機造成威脅。美國飛行員開始「Mig Alley」稱呼這個區域(此名中文媒體翻譯成米格走廊),認為進入這個空域展開宛如後巷(英語:back alley)中混戰[205]。米格走廊中力量是蘇聯飛行員,史太林命令國防部長華西列夫斯基元帥負責派遣航空兵師,蘇軍參戰人員身着中國人民志願軍軍服[206]

儘管史林要求嚴格保密,要求飛行員無線電交談中避免使用俄語,但作戰時並,聯軍蘇聯加入空戰行列後,自監聽無線電通訊當中知道蘇聯介入,不過整個韓戰期間聯軍方面選擇緘默態度,以免戰事擴大。當時美國空軍參謀長霍伊特·范登堡遠東視察回國後公開宣稱:「共產中國成為世界上主要空軍力量之一」,將空中手名義限制志願軍空軍內,以免暴露蘇聯飛行員大批參戰[207]。

美空軍於地緣政治考慮,命令轟炸機不能飛入中國大陸境內以及攻擊來中國大陸境內防空砲火,造成執行任務困擾。但後來持續轟炸中炸毀大部分橋樑[203]:220-230,修復橋樑複轟炸。蘇聯空軍認為米格-15初戰美軍轟炸機威脅使1950年11月美空軍炸毀6座鴨綠江戰略橋樑和10座北韓城市目標未能實現[200]。

中蘇空軍自1951年起配合作戰,最初由有經驗蘇聯飛行員美戰機纏鬥,掩護志願軍飛行員攻擊轟炸機和地攻擊機。200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前司令員王海其自傳《我戰鬥生涯》中寫道:「韓戰初期,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弱小,空戰主要是蘇聯空軍打。」[208]
經驗積累,志願軍空軍朝鮮半島戰場發揮自己作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統計,志願軍空軍戰爭中共出動起飛2457批26491架次,有212名飛行員擊落擊傷過聯合國軍飛機。整個志願軍空軍宣稱擊落聯合國軍飛機330架,志願軍空軍擊落231架飛機,116名飛行員陣亡[209]。
蘇軍總參謀部統計,第64航空兵軍戰鬥出動共64300架次,參加空戰1872次(有6462名飛行員敵射擊),擊落飛機1106架,其中「佩刀」651架;另外有153架飛機,其中40架「佩刀」地面炮火擊落。蘇方軍官亡142人(其中飛行員126人)、士官和列兵亡133人,飛機擊落335架,擊毀火炮6門、探照燈1部,韓戰中參與輪戰蘇聯軍人40,000人。
美國方面資料宣稱一共部署647架F-86到朝鮮半島[210],損失231架,其中有飛行員本人或編隊其他成員證實於空戰中當場墜落確定空戰損失73架,不明原因34架,以及其他包括故障原因損失。考慮作戰中受損而未能回到基地情況,如後迫降損毀記作損失,後於機場迫降損毀記作技術故障,因而空戰損失數字會於73架[211]。
F-80美國流星式損失277架,佔參戰總數1/3,其中確定空戰損失14架,確定空戰戰果17架。
F-84雷電戰鬥轟炸機承擔了戰術攻擊任務,損失335架,確定空戰戰果8架。

美方最初稱朝鮮半島空戰中擊落484架MiG-15,擊落48架F-86,近代統計後改為確認空戰擊落103架F-86,其中92架是MiG-15擊落,確認空戰擊落379架MiG-15;MiG-15:F-86空戰交換60年代媒體中一度宣稱17:1,後改為10:1,後修正7:1。國籍分,中朝飛行員交換9:1,參加過二戰蘇聯飛行員1.4:1。[212][213][214]聯合國軍機羣處於數量優勢,且MiG-15攔截轟炸機首要目標,主要戰術MiG-15沖入聯合國軍機羣,擾亂其隊形,迫使其放棄轟炸任務。極少出現規模接近MiG-15F-86機羣粹消耗性空戰。

於蘇聯空軍收到命令是可以南下離鴨綠江地區作戰,因此蘇聯空軍少有戰術性地任務。志願軍後來是創建空軍和海軍掩護陸軍攻佔朝鮮西海岸大和島、小和島10多個島嶼,並這一過程中三次轟炸大和島,其中第二次是人民解放軍空軍首次夜間轟炸。這是志願軍空軍規模戰術性地任務[215]。但第三次轟炸時遇到美空軍第4戰鬥機聯隊F-86機羣伏擊,損失,36名轟炸機員中15人陣亡,自此後停火為止,再出動轟炸機部隊。[216][217]

1950年7月下旬,朝鮮半島戰局美極,美國防止中華人民共和國參戰,派遣10架帶核武器B-29轟炸機到關島,並消息通過《紐約時報》傳播開來,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核威脅,但後美國國內外壓力B-29轟炸機調回國[218][219]。

1950年10月19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正式建議着手研究朝鮮半島、中華人民共和國實施核打擊目標問題。11月30日,杜魯門總統記者會上答問,美國會採取一切步驟圍堵共産黨半島擴張,包括使用原子彈[220][221]。12月初,美國飛機進行核襲擊平壤演習。1951年4月,9架B-29轟炸機攜帶核彈頭派關島,繼而飛沖繩島,並舉行公開的核戰演習。6月初,美軍偵察機侵入中國東北和山東上空,收集關於空襲目標情報[219]。

1952年12月2日5日,選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到朝鮮半島前線視察,回國後稱,要以行動,而不是言語,來打破僵局[118]:176-177。12月,毛澤東志願軍代司令員兼代政治委員鄧華1952年12月4日報送關於朝鮮半島戰局形勢明年之方針任務報告批語:㈠「應肯定敵五七個師漢川鴨綠江線登陸,並我後方空降,時間應準備春季,可能,我應十分加強地堡和坑道,部署五個軍於這一線,其中要有四個有經驗軍,劃定防區,堅決阻敵登陸,不可有誤。」㈡「第二個登陸危險區是通川元山線,第三個危險區是鎮南浦漢川線。」㈢「決不能許敵西海岸登陸,不能許其漢川鴨綠江線登陸。」[118]:17712月20日,毛澤東任命鄧華兼任西海岸指揮部司令員和政治委員,梁興初副司令員[118]:178。1953年1月20日,艾森豪威爾一次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核威脅,聲稱結束戰爭,不惜擴大戰爭和使用核武器[219]。

1953年2月2日,艾森豪威爾發表國情諮文,宣佈台灣海峽中立化,第二天參加聯合國軍各國代表會談,説服他們支持封鎖中國;4月底,毛澤東指導下,反登陸作戰準備工作全部完成,北緯38度線到東西海岸,直到中國東北,構成防禦[118]:179。2月11日,美國開始計劃開城地區使用戰術核武器。於戰爭結束而實施[219][222]。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時,《朝鮮停戰協定》板門店簽字[102]:217,同日22時生效[58]:5210,其主要內容:劃定軍事分界線,雙方各由此線後退2公里,建立非軍事區;雙方停止一切敵對行,並從規定地區撤出一切軍事力量;停止朝鮮半島境外進入增援軍事人員、武器和彈藥;協定生效60天內,雙方直接遣返堅決要求遣返戰俘,其餘戰俘交中立國遣返委員會處理;雙方有關各政府建議協定生效後3個月內召開高一級政治會議,協商朝鮮半島撤退一切外國軍隊及和平解決朝鮮問題事項[58]:5210。雙方簽署《關於停戰協定臨時補充協議》停火協議[223][224]。協定附有「中立國遣返委員會職權範圍」附件[58]:5210。談判結果是北緯38度線附近1953年7月27日22點整雙方實際控制線南北各2公里設立非軍事區,於參戰雙方簽署是停戰協定而非和平條約,因此國際法上來講,當時這場戰爭結束。

2009年5月27日朝鮮人民軍發表聲明,宣佈北韓退出朝鮮停戰協定,將受軍事停戰協定約束[225]。2013年3月5日朝鮮人民軍司令部發言人於聲明中宣佈,北韓承認《朝鮮停戰協定》[226]。

2018年9月19日,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南韓總統文寅簽訂《平壤宣言》,事實上宣佈戰爭狀態結束[227]。

2020年6月,北韓炸毀南北韓聯絡辦公室,原因是北韓滿脱北者組織南北韓非軍事區通過大型氣球向北韓發送傳單,認為是違反《板門店宣言》敵對行,隨後平壤宣佈切斷和首爾所有通信管道,並於幾個時後派遣朝鮮人民軍炸毀辦公室建築,此舉指造成朝鮮半島南北關係化[228]。

2021年12月13日,南韓總統文寅在澳大利亞坎培拉澳韓雙邊峯會會談後,與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舉行聯合新聞發佈會上宣佈:「美國、中國和北韓原則上正式宣告韓戰結束。」隨後文寅補充道:「北韓方面提出一些要求,談判開始」[229]。

韓戰期間中國人民志願軍傷亡早期統計53萬餘人次,陣亡、病故171,687人[230],2010年10月26日,中國抗美援朝紀念館10多年全國走訪查實,韓戰期間全國志願軍戰士陣亡183,108人[231]。2010年6月26日下午,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教授徐焰「韓戰六十年暨半島形勢研討會」上表示抗美援朝戰爭中,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場陣亡114,084人,負傷383,218人(包含兩次以上負傷而存在複統計);患病後送入院治療455,199人(包含多次住院存在複統計);戰場失蹤25,621人。加上參戰人員中傷病和其他原因死亡,中國人民志願軍方面戰爭中共死亡183,108人[232]。2014年10月29日,民政部、總政治部清查確認,盡可能多士兵列入烈士後,得到抗美援朝烈士197,653名,包含戰爭期間犧牲和失蹤志願軍官兵、支前民兵民工、支前工作人員,以及停戰後志願軍回國前幫助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生産建設犧牲和傷復發犧牲人員[48]。勤務保障戰線救治傷病員838,417名,其中傷員383,218名,治癒歸隊217,149名。[49]

延伸閱讀…

韓戰

金九

聯合國軍方面,美軍傷亡142,091人,其中陣亡美軍33,629人,負傷103,284人,被俘或失蹤5,178人[70]:724。扣除多次負傷後負傷人數。「美國戰役紀念碑委員會」美國華盛頓「韓戰老兵紀念碑」上刻有54,246總死亡數字,包含車禍原因死亡1萬餘人,現在這組數字依舊刻紀念碑上。聯合國軍總共死亡628,833人,受傷1,064,453人,失蹤470,267人。其中美軍死亡54,246人,受傷103,284人,失蹤8,177人[233][註 35][註 36]1955年美國國防部報告,美軍7,190人被俘,其中93%(6,656人)是陸軍。[234]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數據,運動戰時期志願軍斃傷美軍91,503人,俘6,319人,降149人;其它聯合國軍6,136人,俘1,238人;南韓國軍50,654人,俘29,278人。陣地戰時期志願軍斃傷美軍198,352人,俘749人,降1人;其它聯合國軍20,343人,俘250人,降2人;南韓國軍304,966人,俘8,254人,降283人[235]。志願軍擊毀擊傷坦克2,006輛,汽車3,165輛,裝甲車44輛,飛機10,629架,各種炮583門。繳獲坦克245輛,汽車5,256輛,裝甲車51輛,飛機11架,各種炮4,037門,各種槍73,262支()[235]。

1951年6月,聯合國軍俘虜北韓戰俘152,500人、志願軍戰俘21,300人(一説中國人民志願軍有21,400人被俘,被俘人員中排級軍官有600人左右、營級30餘人、團級5人、師級1人,主要關押巨濟島地[236])。共產黨戰俘看作戰鬥人員,戰俘營中成立了組織,聯合國軍進行鬥爭[237]。戰俘最初一起送往釜山收容所混合關押,後來於兩方之間發生矛盾,聯合國軍戰俘國籍分開[4]。釜山戰俘收容所是美軍1950年下半年動工修建,主要關押傷病戰俘,共有9個戰俘收容所和2個戰俘監獄及水牢,每個收容所可以關押1,500名左右戰俘;居住環境1951年4月和1952年5月修建巨濟島戰俘營和濟州島戰俘營[102]:27。

1951年5月30日,大批朝中戰俘開始移往巨濟島戰俘營[4]。韓戰中,志願軍2萬多人被俘,有1.4萬多人到台灣,6,673人返回中國大陸[102]:3。1952年4月8日,美軍戰俘去向進行「甄別」。甄別前夜,戰俘首領挖心方式殺害多名傾向於遣返戰俘,大多數戰俘暴力威脅下沒有甄別時選擇遣返[238][239]。1952年5月7日[102]:139,親共戰俘發動巨濟島事件,綁架戰俘營長官杜德並迫使他承認虐待戰俘後加以釋放。美軍彈頭隊鎮壓這些營地[240],整起事件中,造成31名俘虜死亡,1名美軍死亡[241]。1953年4月20日,韓戰交戰雙方開始交換傷病戰俘,4月27日美方遣返人民軍傷病戰俘5,640人,志願軍傷病戰俘1,030人;朝、中方面遣返美軍、英軍和南韓國軍傷病戰俘684人[102]:213。戰俘之間鬥爭,另有數千名中戰俘死於傳染病。1953年8月5日9月6日,聯合國軍共遣返志願軍戰俘5,640名[102]:225。

1998年美國政府美國國防部研究,韓戰期間,北韓中國俘虜死亡人數7,614人,其中5,013人(65.8%)死於傳染病,817人(10.7%)死於外傷,肺結核和痢疾/腹瀉是見死亡原因。韓戰期間,急慢性感染或外部原因導致死亡時間推移呈現出增減模式[242]。

1950年底,中國人民志願軍朝鮮半島北部靠近邊境碧潼選址建立戰俘營。碧潼戰俘營位於位於鴨綠江和支流形成一個半島上,三面環水。開始收容管理南韓國軍以外聯合國軍戰俘,1951年3月後,鑑於北韓人力物力困難,南韓國軍戰俘志願軍管理。4月,志願軍政治部成立志願軍戰俘管理處,下設4個俘管團和2個俘管大隊,其中2個俘管團收容管理南韓國軍戰俘,另2個俘管團和2個俘管大隊收容管理美、英、法、土耳其、菲律賓10個國家聯合國軍戰俘[243]。1951年6月,碧潼戰俘營共有美軍戰俘2000餘人,英軍戰俘800餘人,土耳其戰俘200餘人[244]。於、極度物質匱乏以及美軍戰俘中普遍心理崩潰,1950年1951年冬季和春季,戰俘營內美軍戰俘死亡一千餘人,而其他國家戰俘少有死亡[244]。志願軍空軍開始保衞後方交通以及停戰談判開始,戰俘營物質條件得到改善,志願軍紀錄大規模戰俘死亡1951年夏得到遏制。1952年11月15日27日,中國人民志願軍於碧潼戰俘營舉辦了一場模擬奧運會,參賽運動員聯合國軍戰俘,後此進行了宣傳。

1953年8月5日,交戰雙方開始交換戰俘[102]:217。1953年9月,人民軍和志願軍方面聯合國軍交還病戰俘684人、直接遣返戰俘12,773人(其中南韓戰俘7,862人、美英法國戰俘4,911人);聯合國軍人民軍和志願軍方面交病戰俘6,670人(其中北韓戰俘5,640人、志願軍戰俘1,030人)、直接遣返戰俘75,823人(其中北韓戰俘70,183人、志願軍戰俘5,640人)。9月9日,印度、捷克斯洛伐克、瑞典、波蘭、瑞士五國組成中立國遣返委員會正式成立,印度蒂邁雅中當天到達朝鮮半島任主席[102]:225-226。朝鮮停戰協定,停戰協定生效後60天內交給中立國遣返委員會朝鮮半島設立「中立區」中看守,90天內戰俘所屬國家派人戰俘進行解釋工作[245][102]:226。餘下直接遣返22,604名北韓和中國人民志願軍戰俘(其中志願軍戰俘14,704人、北韓戰俘7,900人)359名聯合國軍及南韓戰俘(其中南韓戰俘335人、美軍戰俘23人、英軍戰俘1人)轉交中立國遣返委員會看管,中立國監督下,戰爭雙方派出代表戰俘解釋,戰俘自己選擇去向[246]。

解釋期間,北韓、中國人民志願軍戰俘送往北營。戰俘轉移到中立區第一天,戰俘着中立國遣返委員會印軍主席蒂邁雅面,兩名印軍尋求遣返戰俘活活打死。徹底震驚蒂邁雅意識到,這些戰俘首領無情手段阻止任何人解釋期間遣返[247]:122。北韓和中國人民志願軍方面直到10月10日才正式開始戰俘解釋工作[102]:229。到90天期限1953年12月23日,有10天時間於解釋。22,000餘名北韓和中國人民志願軍戰俘中解釋只有3,166人,這3,166人中136人要求遣返,同期有數百名戰俘冒着生命危險逃出營地要求遣返,中立國遣返委員會因此認為,「戰俘表達願望時所採取這種方式,讓人們自然而然地懷疑到全體戰俘不是個人。」[248][247]:199戰俘首領們南韓和中華民國政府獲得指令,設法「肅潛伏匪諜,提防分化陰謀」[249]。印度軍隊看管期間共有38名戰俘死亡,其中多數因懷疑有遣返傾向而戰俘殺害,其中是謀殺張子龍案。據遣返戰俘控訴,戰俘挖出張子龍心臟恐嚇希望回國戰俘[250]。美國記者否認此事,稱其共產黨污衊[251]。解釋期後,中立國委員會戰俘提供了兩次擺脱戰俘首領控制機會:1953年12月31日,印軍戰俘「點名」,131名戰俘提出遣返;1954年1月20日21日,印軍美軍移交戰俘時,有104名戰俘抓住後機會逃脱戰俘首領控制。中立國遣返委員會其提交報告中認為,尋求遣返戰俘並是出於自願,而是因為他們戰俘營內灌輸恐懼控制。蒂邁雅説,如果有機會話,毫無疑問會有多戰俘要求遣返[247]:205。而那些要求遣返戰俘,地被美、台宣傳機構貼上「共諜」標籤[252][251]。

中立國委員會於1953年9月23日接管戰俘,聯合國軍稱解釋設備準備致使中北韓方面解釋工作推遲到10月15日才開始,且國民黨、李承晚特務於戰俘營進行控制,中朝進行了10天解釋工作、有85%以上直接遣返中朝被俘人員沒有聽到解釋。[253]90天後1953年12月23日,聯合國軍看守聯合國軍司令赫爾(英語:John E. Hull)發佈聲明終止戰俘解釋。北韓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要求延長解釋期限,中立國遣返委員會印度主席認為延長解釋期限是合法和,並承認絕大多數戰俘解釋程序,但於聯合國軍拒絕,中立國遣返委員會投票決定戰俘解釋工作結束,並剩餘戰俘移交聯合國軍[254][255]。聯合國軍方面戰俘解釋後,有224人拒絕遣返[243]。1954年初雙方直接遣返戰俘命運:志願軍戰俘14,235人前往台灣,440人返回中國大陸,12人前往印度;北韓戰俘7,604人前往南韓,188人返回北韓,74人前往印度;美軍戰俘21人前往中國大陸,2人返回美國;英國戰俘1人前往中國大陸;南韓戰俘325人前往北韓,8人返回南韓,2人前往印度[256]。

返回中國大陸7,000多名志願軍戰俘中有6,064人集中到位於昌圖縣金家鎮歸國者管理處。高崗饒漱石事件發生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待戰俘原有方針發生了轉變。截至1954年3月,回國戰俘中有91.8%開除黨籍,6,064人中700人開除軍籍,4,600餘人承認被俘前軍籍,除此以外有30多名連以上幹部和少數人因得到轉業安排工作,其餘人復員。此外大部分戰俘遣返回鄉並檔案中註「控制使用」,有一些因為「特務」罪名判刑[257]。 1980年,返回中國大陸志願軍戰俘全國人大申訴後,中共中央下發「中發(1980)74號」文件即《關於志願軍被俘歸來人員問題複查處理意見》,中國大陸官方開始志願軍戰俘審查處理,如戰俘張澤石得以平反、恢復黨籍軍籍,成為2011年感動中國候選人[258][259]。

除去返回大陸和前往台灣志願軍戰俘以外,中立區解釋結束後,有12名志願軍戰俘選擇前往中立國印度,其中2人後來返回中國大陸。[264]

金榮範屠殺者身份,平民屠殺分為三類:右翼(南韓國軍、警察、右翼團體)對平民屠殺、左翼(朝鮮人民軍、遊擊隊及左翼團體)對平民屠殺,以及美軍朝鮮半島平民屠殺。金榮範稱中國志願軍是唯一沒有屠殺平民軍隊,而韓戰中其他參戰方,北韓、南韓和美國有平民大規模屠殺行為。[265]美軍記載了據稱中國人民志願軍平民屠殺事件。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朝鮮半島南北美蘇佔領。南方處於美國軍政時期,出於政治對立原因大規模屠殺開始。如美軍犯下南原屠殺,1946年10月數千民眾遭到屠殺。1948年4月,南朝動黨濟州島發起暴動遭到南方軍警鎮壓(濟州四·三事件),南韓國軍全島屠殺持續到韓戰結束,美軍也捲入其中,3萬無辜平民遭殺害。南韓國軍「討伐共匪」名義,勞動黨支持者和懷疑「通匪分子」平民展開屠殺,而左翼遊擊隊認為平民會受到報復。雙方對立戰爭爆發後進一步升級[265]。

戰爭初期,南韓戰場上節節失利情況下,認為「通匪」人士展開屠殺,對象主要是保導聯盟成員和政治犯,目的是預防他們加入北韓。南韓國軍保導聯盟事件中屠殺10萬人以上,其中絕大多數實際共產黨關係毫無關係,該事件是南韓當代史上規模屠殺事件[265][276]。

仁川登陸後,南韓國軍收復38度綫以南地區以及隨後佔領北韓城鄉組織「治安隊」、「滅共團」組織,朝鮮勞動黨黨員和懷疑親共人士平民進行大規模清查和處決。智異山一帶,人民軍殘留部隊南韓國軍之間作戰時,很多居民雙方「反動份子」或「通匪份子」名義殺死。是南韓國軍「堅壁清野」計劃下「敵性部落」焦土化計劃,屠殺平民提供藉口[265]。

戰後南韓政府試圖掩蓋其屠殺行,直到1980年代及90年代其政府結束軍事統治,開始承認戰爭犯下屠殺平民暴行[277]。

朝鮮人民軍戰爭初期兩三個月佔領朝鮮半島南部大部分地區期間,各地甄別,韓政府官員、軍官、警察、憲兵、資本家、商人及相關人士偵察和審判,屠殺了12萬9千名右翼人士、軍警家屬、公務員。屠殺者中很多人是認為是右翼人士而殺害[265]。朝鮮人民軍1950年6月28日攻陷漢城(中文今譯作)當日,即發生了平民、傷兵及醫生遭到人民軍部隊集體虐殺漢城國立大學附設醫院屠殺事件,700900人遇害[278][279]。

美軍仁川登陸後,朝鮮人民軍撤離過程中多次犯下集體屠殺罪行。例如,朝鮮人民軍撤離大田時,屠殺平民[註 40][280]。

金九(韓語:김구,1876年8月29日—1949年6月26日),本名昌洙(창수),幼名昌巖(창암),別號白凡(백범),號鬥來(두래),通稱金九,本貫安東金氏,韓國獨立運動家、政治家,韓民國臨時政府領導人,現代韓國人尊稱「韓國國父」[1]。

金九出生於朝鮮王朝末期黃海道海州,早年參加東學黨起義,以及各種救國運動,多次入獄。1919年朝鮮爆發三一運動後,金九流亡中國,擔任韓民國臨時政府警務局長,1923年後開始擔內務總長。1926年12月,他李東寧勸説下出任國務領,成為韓民國臨時政府首腦。直至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韓民國臨時政府他實際領導,並中國國民黨領導中華民國國民政府[2],以及中國共產黨保持着關係[3]。

1945年日本投降後,金九返回韓國,致力於建立南北統一政府。但於美蘇兩國佔朝鮮半島南北,其夙願未能實現。美國不承認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合法性,金九未能進入美國支持建立韓國李承晚政權。其後金九繼續南北統一奔走,朝鮮勞動黨一起召開「四月南北聯席會議」,發表宣言要求南北統一、蘇美勢力撤出朝鮮半島,但受到蘇美的支持。1949年6月26日,金九遭韓國右翼勢力暗殺。

1962年3月1日,朴正熙政府追授金九大韓民國建國勳章。金九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尊敬,金日成尊稱金九是革命前輩,並肯定他南北統一努力。

1876年8月29日(曆7月11日),金九出生於朝鮮黃海道海州一個貧苦農民家庭,是家中獨子。他家族原本是舊安東金氏中望族,是羅敬順王以及高麗末期、朝鮮王朝初期文臣金士衡(安東金氏翼元公派始祖)後裔,金九是該氏族第二十五代人[4]:48。然而,朝鮮王朝中期有族人金自點因叛逆罪處死後,他家族為躲避株連而逃到海州,隱瞞兩班身份農民。[5]:4[6]:37-39[7]:4-5

金九九歲時開始學習韓文和《千字文》。受家族兩班歷史背景影響,金九希望通過讀書擺脱農民命運。他要求父親送他去讀書,但村裏並有平民子弟學校。不過,他父親是他請了位先生,並募集本村和鄰村平民子弟,設立了一所平民書院。上學期間,金九於父親生病輟學,後重返書院。後,金九跟隨離家10裏外一位當地遠親文人學習。[8]:267-271[7]:11-14

1892年,金九參加了朝鮮王朝後一次科舉考試,「壬辰慶科」。當時科舉腐化成錢權交易場所,金九落第。他父親後他推薦學習風水。《麻衣相書》一句「不如身;身不如心」使一蹶不振金九大受啟迪。他此後開始研讀《孫子兵法》、《吳子兵法》、《三》、《六韜》兵書。[6]:39-40[7]:14-17

1893年,金九加入東學教,後成為黃海道15「接主」之一。次年,朝鮮爆發甲午農民起義(東學黨起義)。東學教徒主朝鮮貧苦農民打着「盡滅權貴」、「逐滅倭夷」口號,發動了一年多反封建、反侵略鬥爭。琫率領農民軍隊一度攻佔朝鮮太祖李成桂祖籍地全羅道首府全州。金九亦率領東學教徒在家鄉八峯山舉義。[5]:5-6[6]:40-41[8]:276-281

東學黨起義受挫後,金九投靠海州信川郡「安進士」——安泰勛(安重根父親)。期間,他結識了一位老者高能善。先生指教下,金九決定去中國尋求救國路。中國東北期間,他參與金利彥義兵武裝隊伍,攻打慈江道首府江界市戰鬥。於金利彥聽金九建議,指揮失利,義兵傷亡。[8]:285-298[7]:27-44[6]:41-42

金九回到信川郡後,正值乙未事變後日本扶植金弘集政權實施斷髮令。於斷髮令問題上安進士看法相左,金九決定重回中國東北。鴟河浦一個旅店,他遇到一位攜帶軍刀假扮成朝鮮人日本人。金九覺得此人可疑,可能是殺害明成皇后兇手或幫兇。他於是眾目睽睽之下,其殺死「國母報仇」。其行李中,金九認定此人是日本陸軍中尉土田讓亮。此後,他張貼佈告並留下自己地址與姓名後,回了家。三個月後,他被捕入獄,後被判死刑。執行死刑前,高宗考慮他是國母報仇特赦了他。金九特赦後,各方努力令其獲得釋放,但於日方阻撓一直未果。後,金九一位朝鮮武官金周卿勸説下獄,結束兩年鐵窗生涯。[8]:298-321[7]:48-79[6]:42-45

獄後,金九忠清道公州郡麻谷寺削髮僧,後經人推薦成為平壤靈泉寺主持。1899年秋,他父母勸説下返鄉。1903年,金九應友人邀移居長淵邑,一家公立學校教書,次年崔遵禮結婚。1905年日本強迫朝鮮簽訂《乙巳條約》後,金九開始投身各種救國運動。1907年4月,他安昌浩、梁起鐸、李東寧人成立新民會(韓語:신민회)。1909年10月安重根哈爾濱火車站擊斃伊藤博文後,金九日本人做「安重根同黨」逮捕入獄,一個多月後缺乏證據而釋放。1910年12月27日,朝鮮獨立志士西北部試圖暗殺朝鮮總督寺內但未遂。日本人開始大規模逮捕朝鮮獨立志士。1911年1月,金九、梁起鐸、李東輝600多名新民會成員被捕,新民會解散。日本警察違反保安法和安明根謀殺寺內未遂罪判處他17年徒刑。1912年日本明治天皇和皇后去世,日本人囚犯實行兩次大赦,金九服刑期減至5年,後於1914年7月出獄。[8]:321-355[7]:90-177[6]:46-49

金九出獄後行動受到日本人監視。1919年,朝鮮爆發大規模三一運動。他得知朝鮮獨立志士正在上海籌建韓民國臨時政府後,於同年3月離開朝鮮,4月13日到達上海。同年8-9月韓民國臨時政府第六次臨時議政院會議上,金九任命臨時政府警務局長。1922年,金九「韓人社會黨貪污列寧匯來獨立運動資金作他用」,指使手下吳冕稙盧鍾上海槍殺了擔任韓人社會黨幹部共產主義者金立(韓語:김립 (1880년))[9]。1923年,金九開始擔任臨時政府內務總長。1926年12月,他李東寧勸説下出任臨時政府國務領,成為韓民國臨時政府首腦。直至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韓民國臨時政府他實際領導。1928年3月25日,金九李東寧、安昌浩、趙素昂人成立「韓國獨立黨」,並擔任該黨常務理事。[8]:355- 401[7]:178-202[6]:49-52

「那是1950年一個禮拜天,我們當時正在教堂裏,聽説要打仗,心裏痛苦。」朝鮮戰爭親歷者李先生BBC回憶説。北朝軍隊6月25日進入韓國,不到一星期,拿下韓國漢城(現稱)。

幾天后,北朝軍隊開進位於朝鮮半島中心原州,當時李先生一家居住此。「你可以想像到我們恐懼。」

距離朝鮮戰爭爆發過去70年,美國它是「戰爭」,中國它是「抗美援朝」,朝鮮半島,這場戰爭造成傷痕未能癒合。

70年過去,三八線附近是全球矚目的軍事熱點區域。70年過去,當年站朝鮮韓國背後兩個大國——中國和美國,經歷了破冰、融合,到走到針鋒對,這場結束戰爭賦予了現實意義。

朝鮮戰爭爆發70年後今天,有重温一些歷史細節,當前圍繞半島大國博弈提供一份歷史註腳。

「我們大家那會兒美國仇恨,大家説好不容易過上好日子了,日本剛侵略了一次,美國來侵略我們。這次咱們做亡國奴,咱們要參加『抗美援朝』,大家報名,沒有一個報名。」一位中共離休幹部BBC中文回憶。

中國歷史教科書中,抵抗侵略是這場戰爭出發點。中國官方語境強調戰爭起因是美國支持南朝鮮入侵金日成領導北朝鮮共產黨政權,而美國首聯合國軍過了三八線,威脅到中國領土安全,因此中國派出兵參戰。

這種説法戰爭爆發第一天開始構建,北朝鮮稱,「南朝鮮李承晚軍隊過三八線向北進攻,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發動突然襲擊,這次戰爭是美帝國主義蓄意發動,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來説,是抗美衞國戰爭」。

不過隨著停戰協議、中美建交、蘇聯解體一系列事件發生,史學界普遍認為,是金日成得到蘇聯和支持承諾後,過三八線,韓國發動突然進攻。

原中共中央黨校理論研究室主任阮銘曾BBC中文表示,實際上當時斯大林金日成之間約定,毛澤東並知道。毛澤東質疑來中國談判金日成,是否有能力打下韓國全境,如果美國介入並登陸怎麼辦。「但是金日成拿出斯大林他談話記錄,毛澤東想21,斯大林金日成説要打,那他不了。」

金日成領導朝鮮共產黨軍隊突襲南方,戰爭最初勢如破竹,當年9月初攻佔朝鮮半島全境。但7月7日,聯合國通過決議組成美軍指揮聯合國軍幫助韓國軍隊予以抵抗,9月15日實施仁川登陸,反攻,改變戰略態勢,金日成軍隊陷入絶境。

10月,聯合國軍北部戰線推進到中朝邊界鴨綠江邊。

面這種危機局勢,毛澤東感覺,阮銘回憶,「胡耀邦講,毛澤東朝鮮戰爭時期幾天幾夜抽煙睡覺,下不了這個決心。因為政治局會議上有人是反對,另外美國意圖不是瞭解,後來主張打佔了上風,周恩來就説,門外打。」

緊接著,毛澤東收到斯大林秘電,要求中共出兵援助北朝鮮。

BBC國際台粵語節目,重温一週國際大事,兩岸四地消息,英國境況。並備有專題環節:〈記者來鴻〉、〈英國生活點滴〉和〈華人談天下〉。

,戰爭爆發近4個月後,中國入局。1950年10月8日,毛澤東電令中國東北野戰軍改編中國人民志願軍秘密入參戰。10月25日,志願軍打響了後來取得全面勝利「第一次戰役」,因此25日中國官方定為「抗美援朝紀念日」。

延伸閱讀…

朝鮮戰爭70週年:鮮為人知的八個歷史細節和現實意義

便利的誤解的歷史: 韓中相互認識的軌

中國和美國,朝鮮半島打了一場代價高昂局部戰爭,但事後諸多歷史材料顯示,這場戰爭存在諸多誤判。

美國而言,參與戰爭直接目的是「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時任總統杜魯門稱,如果任由共產黨武力入侵韓國,而受到反對和抵抗,那沒有小國有勇氣抵抗共產主義鄰國侵略,那麼如二戰爆發之前局勢,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

中國而言,即便參戰前夕,介入這場戰爭是不情願,因為中國戰略目標是台灣,而非朝鮮。

阮銘回憶,「中國,因為中國當時下一步是解放台灣,實際上毛澤東是這樣打算,老百姓心裏是這想,那麼突然爆發一個韓戰(朝鮮戰爭),毛澤東1949年去莫斯科斯大林談希望解放台灣,斯大林答應了,實際上當時斯大林看起來留了一手,金日成之間這種(定),毛澤東並知道。」

直至近些年,中國官方媒體人民日報紀念朝鮮戰爭文章中表達出類意見,「朝鮮戰爭之所以不可忘,是因為它發生錯誤時間。中國獲解放,百廢待興,還面臨著追擊殘敵任務,有台灣和西藏問題亟待解決。不合時宜戰爭徹底打亂了國內議程。」

約瑟夫·古爾登所著《朝鮮戰爭:透露》 一書通過歷史資料認為,中國參戰原本是可以避免。美軍仁川登陸後,如果堅持最初策略,打到三八線停下來,北朝鮮南下前局勢,,讓南韓部隊過三八線繼續北進攻,戰爭可能會擴大。

中國政府反覆警告如果打過三八線,中國出兵。當時印度駐中國大使潘尼迦充當兩個陣營溝通渠道。時任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代總參謀長聶榮臻通過他美國喊話,中國美國突破三八線絶會置之不理。10月3日周恩來也向潘尼迦表示,美國過三八線,「會坐視不顧」。古爾登書中披露,潘尼迦問周恩來,如果是韓國人過三八線打過來呢?周恩來認為,那是人家自己事兒,中國不會動。

這些警告聲中,美國中情局報告中認為「中國人決定不公開介入」。美國因此不顧這些警告,繼續北上,導致中國參戰,戰爭擴大。

基於這些誤判而爆發戰爭,讓人髮問,這場損失戰爭值不值得?

戰史專家沈志華認為,毛澤東國內力排眾議堅持出兵一個原因是要以此爭取斯大林信任:説中國是社會主義陣營裏能夠擔責任一員。這樣才能讓中蘇同盟起到中國作用。

如果這是中國參戰目的,那目的顯然達到了,戰後蘇聯援助源源。中共建政,這一仗客觀上提高其國際影響力。代價是,這個成立國家耗巨資參戰,國內發展和大大限制,而且這一戰使美國回到東亞,「解放台灣」日程擱置。

美國最初參戰目的達到了,即保住南韓政權。但之後消滅北朝鮮政權目的未能實現,不過美韓自此建立軍事同盟,成為美國東亞戰略支柱之一。

很多人並識到,短兵相接中美兩國,未宣戰。

彼時離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五年,參戰各方默契地將其控制為「戰爭」。

中國軍隊是「志願軍」名義赴,以示中國沒有美國宣戰。而美軍聯合國軍名義,而非單一國家參戰。

美國意會到這點,為免中國全面開戰,美國拒絶了蔣介石提出出動33000人部隊進入朝鮮作戰提議,因為「如果台灣軍隊出現朝鮮,北平共產黨人可能決定參戰」,所以「絶允許蔣介石成為中共戰爭導火索,這樣結果可能使我們捲入一場世界大戰」。

美國告訴蔣介石如果乘朝鮮戰爭之際「反攻大陸」,第七艦隊武力阻止,第七艦隊將靠近大陸金門島排除美國保護之外。

蘇聯地扮演了一場「代理人戰爭」幕後角色,一方面中國和北朝鮮提供各種支援,另一方面,嚴禁己方直接參與到戰爭中。聯合國軍抵達三八線後,金日成斯大林求援給予直接軍事援助,這一請求斯大林擱置。

蘇聯揭秘檔案披露,蘇聯意圖是直接參戰,戰爭朝鮮半島範圍內擴大,使美國深陷朝鮮軍事干涉之中,美國注意力歐洲引向遠東。

美國接連誤判中國朝鮮參與程度,直到11月承認中共軍隊朝鮮存在,並認為是小規模、防務性。隨後美國發動「聖誕攻勢」,力圖聖誕節前結束戰鬥。然而,中國軍隊發起第二次戰役,不到一個月聯合國軍打退回三八線。第三次戰役後退回漢城以南。

1951年1月13日,志願軍發動三大戰役取得節節勝利後,聯合國軍提出停戰建議。

但這次誤判者輪到中國。毛澤東要求趁打鐵,指示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統一朝鮮半島。

沈志華BBC中文表示,中國拒絶原因是有兩個判斷失誤。第一,認為這個議案是美國人陰謀,試圖利用和談喘一口氣。美國是接受議和,其目的希望中國拒絶,而一切責任推到中國身上。第二,敵我力量判斷失誤。

此時,中國志願軍美軍傷亡比例是0.6:1,而兩年後簽訂停戰協議時反轉2.6:1。

如果1951年1月停戰,這場戰爭規模控制半年內,中國代價完成戰略目標。錯過這次停戰機會,使戰爭延長了兩年多,並付出了數十萬計死亡代價。

美國陸軍五星上將佈雷德利(Omar Bradley)這場戰爭描述為「一場錯誤地點,錯誤時間,錯誤敵人進行錯誤戰爭」。中國人而言,這一描述。

2016年,朝鮮戰爭結束逾60年後,36名韓國陣亡中國士兵遺骸運返歸國。

中國官方自豪地引用當時簽字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將軍話——「我成了歷史上籤訂有勝利停戰條第一位美國陸軍司令官,我感到一種失望痛苦。」以此暗示取得了這場戰鬥勝利。

1999年出版《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史》,中國後入作戰總兵力近190萬人。

但雖然中國人民志願軍朝鮮戰爭傷亡人數存在爭議,但無論哪種統計方法,能顯示出中國參戰代價。

直到1953年7月27日宣佈停戰。中國最初統計數字,朝鮮戰場上陣亡中國人民志願軍148977人、負傷220218人,失蹤25621人及被俘21400人。

但近些年這一數字有所修改。2010年出版中國《文史參考》稱,共有18萬志願軍朝鮮戰爭中犧牲。

美國方面統計,朝鮮戰場上陣亡中國人民志願軍40萬人以上、負傷48.6萬人及被俘21839人。

相比之下,聯合國軍傷亡,但。聯合國軍共死亡57606人,傷病115183人,失蹤及被俘6973人,總計179762人。 其中,美軍死亡54246人,佔外國軍隊死亡總數94.16%。

美國,這場戰爭夾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後來越戰之間,規模和歷史影響要,因此稱為「戰爭」。

如果説這場戰爭有誰獲益,那麼日本列。

朝鮮戰爭爆發後,時任日本首相吉田茂認為這場戰爭日本來説是「天佑神助」。

日本經濟二戰後一片廢墟,遍地焦土。1950年,美軍佔領之下日本處於「經濟邊緣」。

但日本反轉,聯合國軍參戰一個月後,橫濱設置機構,開始日本大量採購前線需要被服、軍用毛毯、作戰沙袋以及各種鋼材軍需物資。1950年到1952年底,美國軍需物資採購額度達10億美元。

而這些戰時訂單,復蘇中日本工業創造了源源需求,後者可以心無旁騖地投資和生產。

戰爭後期,1952年,佔領軍司令部允許日本企業生產兵器和彈藥,加上修理車輛、飛機業務,那些二戰中生產戰鬥機、坦克重工企業得以東山再起。

日本獲得戰爭紅利,並沒有隨著戰爭結束而結束。到1955年,包括間接軍需物資內總額度有36億美元。

美國訂單帶來不僅是需求,有美國產業經驗,包括技術、工程和質量管理,這些經驗如一針強心劑注入日本經濟,日本不僅朝鮮戰爭期間經濟恢復到二戰以前,後半個世紀崛起為世界第二經濟體打下基礎。

政治上,美國日本關係因此佔領佔領,變為盟友關係,並外交上重返國際社會。

朝鮮戰爭秘密戰和戰前南北鬥爭感興趣同學,肯定多少聽説過韓國務部隊“虎林部隊”大名,戰爭爆發前,這支部隊深入三八線以北地區,北方鬧一場。話不多説,筆者這回要介紹這支韓軍特務部隊情況。

1949年8月10日,韓國《朝鮮日報》刊登了一篇標題《北方愛國青年麟蹄郡武裝起義》文章,其中提到:“熱血沸騰北方愛國青年秘密召集戰友,組織了一個名“救國統一鐵血團”秘密組織,其成員有6000人…”無獨有偶,同年8月13、14日,韓國《東亞日報》和《京鄉新聞》刊登了類文章,韓國陸軍總參謀長蔡秉德接受記者採訪時聲稱:“我所知,武裝抵抗正在北方秘密進行……我相信,愛國同胞們是可能坐以待斃……”

蔡秉德和韓國報紙這些新聞提及事情,半真半假,任韓國光復軍同志會分會長李淳昌透露:“蔡總長説救國鐵血團其是個構組織,其目的是掩蓋虎林部隊存在。因為當時韓國政府否認有這樣一支部隊,假如承認,會成為朝鮮入侵韓國藉口。當時朝韓兩國組織遊擊隊滲透方,但説話,這點幾百人就算滲透進去了幹不成什麼大事,虎林部隊存在像是阻擊朝鮮遊擊隊滲透而成立……”

前韓國陸軍情報官員、預備役上校金根華證實了李淳昌的説法,他補充道:“1948年12月,我參與國防部四局組建工作,並任命該單位軍事指導員,這是一支連美國人知道秘密作戰單位。李承晚總統相信,如果我們北方採取擾襲作戰,能迫使他們南下時間推遲兩到三年。這是韓國軍事史上部隊之一,其成員來組建於1947年7月西北青年團嶺東區司令部雞林工作隊,共有300餘人,在政治上可靠……”

第四局成立後,組織了兩隻務部隊:駐江原道註文津“東海特種部隊”,隊長白一洙,以及活躍太白山“五台山遊擊隊”,隊長金鈴洲。時任韓國國防部李範錫這兩支部隊寄予厚望,陸軍總部下屬訓練中心他們進行了期三個月滲透戰培訓。然而是李範錫過於高調緣故,訓練開始幾天,美國顧問得知了第四局存在,並勒令韓國人解散這支麻煩部隊。

美國顧問陽奉陰違韓國陸軍表面上答應,實際上第四局全體人員隸屬關係國防部轉到陸軍總部情報局,並改稱其“虎林部隊(호림부대)”,不過管理單位雖然變了,人員身份調整,虎林部隊官兵們是臨時工性質文職人員身份,説這安排是保密。韓國軍方他們許諾説,如果他們能完成任務並活着回來,能得到現役軍人正式編制。這兩個條件看似,實際上人能同時完成。

1949年2月28日,虎林部隊駐地被遷往大邱市,駐紮那裏韓軍第18聯隊負責提供軍事訓練。此時部隊指揮官是情報局調查課課長韓旺龍少校,金根華擔任其副手,未來韓軍名白善燁,這會兒擔任情報主管。因為部隊官兵是背井離鄉半島西北部南北道人,所以虎林部隊名稱取自形容南北道人諺語“猛虎出林”。

完成基本軍事訓練後,虎林部隊轉移到水原陸軍偵察學校,接受專業遊擊戰訓練,當時負責訓練他們李熙成中尉,後來1980年光州事件中擔任戒嚴部隊指揮官。遊擊戰訓練完成後,虎林部隊分兩批轉移到巨濟島和慶北道,參與圍剿當地人民軍南部遊擊隊,算是對自身軍事技能一種戰場實踐。這樣一番訓練,到1949年5月25日返回漢城後,虎林部隊共有557名官兵通過了考核。

喜歡出風頭李範奭和蔡炳德虎林部隊正式成立,舉行了盛大閲兵檢閲式,大眾媒體宣傳這支部隊,這一支需要嚴格外保密特務部隊來説,顯然是個失誤,這使得人民軍情報機一開始盯上了這夥特務行動。雖然韓軍之前肅軍運動中清了地下黨員,但有地下黨員軍隊內部活動,併人民軍源源地送去各種情報。

1949年6月23日,虎林部隊第5、6大隊252名官兵身穿人民軍制服,大隊白一洙、金勇東帶領下,秘密離開漢城經江原道橫城郡抵達東部前線,並六天後悄悄過三八線北上。虎林部隊第2、3大隊沒有參加這次軍事行動,其中第2隊部署西線,第3大隊作為預備隊部署後方,準備迎接第5、6大隊撤退。這次行動目的是炸燬人民軍後方元山港到平壤物資運輸隧道,有李承晚和少數軍方高層知道這次行動。

過三八線後,1949年7月3日,虎林部隊兩個大隊決定分開活動,其中第5大隊120人轉鹹鏡南道,第6大隊132人轉向平安南道。7月7日,分開4天后,第6大隊麟蹄郡西花里加瑪谷人民軍一個聯隊不期而遇,於地形,雙方才交戰一個回合,第6大隊打垮,整個山谷充斥着韓國受傷特務們哀嚎聲。

任第6大隊1小隊隊長李英燮回憶説:“我高喊着不要開槍,但對方完全不理會,當場有幾十人打死……我和戰友金炳濟、李英洙、權五德一起跑進一處山裏村民房子,金炳濟因為傷得無法走動了,拿下兩顆手榴彈決心我們斷後。夜幕降臨後,金炳濟投出一枚手榴彈敵人引誘到他位置,然後引爆一枚手榴彈傀儡軍同歸於盡。我們這些活下來人是眼含着熱淚逃出來……”

此時,第5大隊正在攀爬海拔高達1708米峯,大隊、原西北青年團團白一洙考慮到此去凶多吉少,統一剪下官兵們頭髮、指甲,煙盒錫紙包好埋下,並蓋上石塊,算是為自己先立一個活人墓。,7月17日,第5大隊走到國師峯三閣山時,遭到人民軍三個師團包圍,官兵戰鬥中擊斃或俘虜,白一洙帶着部分倖存官兵,陸陸續續突圍到位於三八線以北70公里國師峯集合。

結果第5大隊剩餘官兵人民軍包圍海拔1385米國師峯上,白一洙這個右翼分子後時刻到了,鼓勵手下官兵們説:“大家各自逃命吧!我們南方見!”説罷一洙操起一支繳獲蘇軍DP式機槍人民軍射擊,後戰死戰場上,後只有中隊金鐘宇帶着少數官兵脱險。統計過三八線虎林部隊第5、6大隊252名官兵中,後只有35人返回南方,其中5大隊23人,6大隊12人。

而人民軍方面宣稱,他們幾次戰鬥中一共擊斃特務106人,另活捉44人(説有67人下落不明)。人民軍方面宣稱,虎林部隊沿途綁架平民11人,另殺害了29人,殺死耕牛15頭,炸燬房屋11間,炸燬耕地11859平米。作為報復,1949年8月28日,人民軍被俘千月成、曹石風、李漢基、高燦錫、金仁煥6名虎林部隊軍官押到平壤牡丹峯劇場進行公審,並他們全部判處死刑,並於9月11日執行了判決。

公審虎林部隊成員畫面製作成錄像膠片保存下來,並朝鮮戰爭期間美韓軍繳獲,1990年,韓國KBS電視台首次公開了這些歷史畫面。鏡頭中,剃成光頭軍官們站法庭上,面無表情地接受朝鮮檢察官審訊。鏡頭外解説員時解説道:“他們失業了,且過着放蕩生活。加入特務組織……他們沿途屠殺了無數無辜平民……”

第5、6大隊北方活動時,1949年7月2月,虎林部隊第3大隊於江原道橫城郡過三八線北上,準備偷襲正在三八線附近作戰人民軍三八線警備旅團後方,但得知第5、6大隊殲滅消息後,7月19日第3大隊下令撤回後方,從而逃過一劫。而第2大隊於1949年8月兩次偷襲北方島嶼,結果人民軍發生交火,只有一人因槍支走火而身亡。

於擔心被俘官兵泄露了其他作戰計劃,韓軍決定撤銷虎林部隊,第2、3大隊編入陸軍第17聯隊一個大隊,願意加入陸軍官兵可以脱下軍服迴歸社會,這個大隊後來參與了智異山和八公山圍剿遊擊隊戰鬥。

那麼第5、6隊倖存35名官兵後來結局如何?統計,到2010年後,只有6人依舊在世,其中2人移民美國。於虎林部隊存在屬於機密,所以戰後60年裏,這些退役老兵虎林部隊服役歷史沒能得到韓國官方承認,沒拿到一分錢補償金。直到老兵們自發成立了“虎林遊擊隊協會”後,相關史實世人所知。1986年9月30日,通過社會募捐,老兵們江原道高城郡賢內面統一警備公園裏豎立了“虎林遊擊隊戰鬥紀念碑”。

是,當老兵們樹立紀念碑時,韓國外交部門提出,稱“不要建造它”,理由是這會朝鮮當作反擊韓國入侵發動朝鮮戰爭證據,建造紀念碑韓國地方政府並沒有理會他們。七年後,虎林部隊已逝老兵們開始安葬韓國國家公墓,截止2003年,安葬174人,其中包括172名士兵和2名軍官。

1)崔漢峯,原虎林部隊第6大隊隊員,現居住大邱市萬村洞清谷市場旁邊廟裏,他妻子韓女士是一名尼姑。崔漢峯患有老年痴呆症,無法人交流,每有人他問起虎林部隊事情,他總是脱口而出“我人害死了”。

韓女士接受記者採訪時説:“崔先生退役後幾十年裏有找到工作,因為戰爭期間噩夢經歷讓他無法過上正常人生活,説是親眼目睹了戰友死亡,讓他患上了心理疾病,以至於坐立不安,會動不動毆打家人……

0 结果
  • 【夢見睡覺屋裏漏雨】夢見屋裡漏雨 |夢見房子漏雨會怎樣 |周公解夢夢見房子漏雨 |
  • 【夢見不認識的小孩帶孝】夢見自己帶孝 |周公解夢夢見披麻戴孝是什麼意思 |夢見戴孝帶孝 |
  • 【十二星座十年後的年薪】知識點來了 |12星座 |12星座憑什麼年薪過百萬 |
  • 【天蠍座男生忽冷忽熱怎麼辦】天蠍男的忽冷忽熱 |到底是想要怎樣 |天蠍男為什麼總是忽冷忽熱 |
  • 【眼角眼瞼上長黑痣】11種眼睛痣代表運勢眉眼間生痣有財運 |眼睛長黑斑 |眼瞼腫瘤不容延誤惡性類型足以奪命 |
  • 【4月8日正常上班嗎】政府調整隔離 |檢疫和檢測安排 |法定假日及有薪年假 |
  • 【夢到弟媳生了兩女孩】夢見弟媳婦生了個女孩 |女人夢見弟媳生孩子預示什麼意思 |夢見弟媳生孩子 |
  • 【夢到去補褲子】夢見補褲子 |夢見補好的褲子是什麼意思 |夢見補衣服 |
  • 【11月21日是什麼星座】11月21日是什麼星座天蠍座和什麼星座配 |11月21日星座 |11月21日是什麼星座 |
  • 【1991年農曆6月26】國曆1991年6月26日是農曆幾月幾日 |屬什麼生肖 |1991年6月26日生日看命運 |
  • 【女人花男生的錢】會讓男人更愛你 |女人應該像這樣花男人的錢 |女人不敢花男人錢的真實心理 |
  • 【水瓶男和巨蟹女友情】巨蟹女和水瓶男到底配嗎 |水瓶男的宿命是巨蟹女 |你就是我想要的另一半 |
  • 【2017年日曆每月】2017年日曆每月 |香港交易所日曆 |公元前722年 |
  • 【2017年日曆每月】2017年日曆每月 |公元前722年 |公元前722年 |
  • 【2017天王星逆行白羊座】A微日記 |2017年度天王星逆行解讀 |2017天王星逆行對十二星座影響 |
  • 【1982年屬狗的男人婚姻如何】1982年屬狗男的感情婚姻如何態度怎麼樣 |1982年屬狗的男人花心嗎一生婚姻狀況如何 |1982年屬狗男一生婚姻 |
  • 【2017年7 8月的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節日與公眾假期 |香港節日與公眾假期 |8月節日 |
  • 【2018年4月葬墳吉日】2018年4月安葬黃道吉日查詢 |2018年黃道吉日 |2018年修墳黃道吉日一覽表 |
  • 【2018年寶寶起名璽】2018狗寶寶起名方法及含義豐富的好名字大全 |2018狗寶寶起名 |2018狗年出生的寶寶起名宜忌大全 |
  • 【相似網名男生簡單氣質】網名男生簡單氣質個性 |網名男生簡單氣質成熟 |網名男簡單氣質成熟 |
  • 延伸閱讀